關於部落格
在無盡的荒蕪島嶼上,迷霧的森林,貓頭鷹低咕著,沉默。---
  • 353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無名屍鎮系列之二-《變態的美感》

我很美麗。 是的,我是一個美麗的女人。 我站在穿衣鏡前,驕傲的看著鏡中完美的自己。 一頭如絲緞般的及肩長髮,挑染成淡淡的淺黃色,襯托出我皮膚的白皙;一雙如湖水般清澈的眼瞳,不用刷睫毛膏就纖長濃翹的睫毛,跟著眨眼的動作劃出完美的弧線;兩片鮮紅豐厚的嘴唇,笑起來的彎度迷倒眾生。 最滿意的就是我的身材。 一百六十八公分,四十三公斤,高窕纖瘦,很符合這個時代的美感。 我雖然瘦,但女人該有的都沒少,三十四C的胸部,二十二吋的腰圍,怎麼?很完美是吧! 要保持這樣的身材可不容易呢! 我每餐只吃五分飽,每天運動一個小時,從不間斷;吃東西只吃水煮不吃油,若沒辦法要吃油炒過的菜,一定準備一碗湯或一杯水過油。 沒辦法,誰叫我是易胖體質,稍微放縱就會發胖,所以必須嚴以律己。 我朋友都笑我沒有吃飽的時候,但誰願意呢? 現在這年頭啊,就是瘦子當道!殊不知有多少模特兒和我一樣,一輩子都無法吃飽,但是她們卻因為瘦而走上國際舞台。若有了丁點贅肉,就會被媒體批評抨擊,誰還敢胖?! 當然囉,我得天獨厚有了一張無暇臉孔,怎能讓一尊掛滿贅肉的身材破壞了老天給我的恩惠呢? 維持身材只是身為女人的基本禮儀。 想想看,當妳穿著寬鬆衣服、四十吋褲子遮掩肥肉,搖著妳那龐大的馬達在馬路上走,有多少人的眼光是投注在妳身上啊!他們並不是讚嘆妳的美麗、流連的目光不是在妳臉上,而是在妳肥胖的身軀上啊! 其實我的身材不是天生的,我也曾胖過。 以前我同樣的身高,體重卻將近八十公斤,所以對於胖子的悲哀我完全感同身受! 我花了一年時間,好不容易瘦到這樣的標準身材。 昔日喪失的自信、美麗全都找回來,就連如蒼蠅般黏人的男人都回來了! 我怎能讓自己再回復到以往的悲哀生活呢? 胖子在現在的社會真的受盡歧視,不僅僅只有嘲弄,連在路上別人的嘲笑目光都無法忍受避免,我實在不想再回到那樣的生活。 就因為這樣的覺悟,我才能持之以恆,保持這樣完美的身材,沒有復胖。 雖然保持真的不易,每次看別人大快朵頤,我只能暗流口水,除了憎恨別人吃不胖的身材及自己易胖的體質外,我也會詛咒那個正在享受口福的人─吃完這餐妳一定會胖死! 我的努力沒有白費。 美女和瘦子真的是享有太多優惠了! 走在路上,東西掉了有人幫妳撿;動不動就有人誇妳漂亮跟妳要電話;工作遇到困難不用求人,自動有人幫妳解決;更別提有人幫妳開車門、提東西,甚至贊助妳的衣服首飾了。 收不完的情書、接不完的電話、追我的男人都可以排隊排到繞地球一圈了! 我怎能讓自己放棄這樣的生活呢? 我避免肥胖、害怕肥胖,且憎恨肥胖。 這麼完美無暇的我,眼光自然高於一般女性。 追我的男人那麼多,長相好看的也不在少數,偏偏沒一個我看的上眼。 要讓我心動的男人長相一定要像希臘神話中的神祇一樣,是出於塵世的英俊。 可惜這樣的男人我從沒遇到過。 縱然我有很多艷遇,卻沒有談過一次認真的戀愛。 這算是我完美中的一點缺陷。 不過有點小缺陷也沒關係,我的生活已經非常多采多姿了! 應接不暇的邀約、收不完的捧花,每天都有不同的男人陪我解憂逛街,還需要什麼動心?什麼男友呢? 抱著這樣想法的我,卻在一次聚會中讓我完全拋下了這種想法。 ※ ※ ※ ※ 那是在一個複合式餐廳裡,我和一個追求者坐在窗邊吃飯。 當然,我點的是清淡的雞肉沙拉,還吩咐廚房一定要用水煮雞肉。 將我點的菜送上桌的就是他,一個和我一樣完美的男人。 他的長相,就像我小時候看過的希臘童話畫冊裡的神祇,更像米開朗基羅雕塑的大衛像俊美。 身材更是不用說,儘管餐廳制服遮掩住,我仍能感受到他層層衣服下堅實的肌肉線條。 沒錯!這樣的男人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夢中情人啊!我怎能放過他? 管不著身邊這乏味的男人,我的眼光沒有停止搜尋他。 火熱熱的目光直跟著他移動。 我知道他對我也有一樣的意思。 因為從送菜上桌的那一刻起,他看我的眼光是炙熱的,且不斷和我四目相對。 美女的矜持讓我不能主動跟他要電話,向來都是男人巴著我不放,哪有我去找男人的道理?! 但這矜持卻讓我吃頓飯都坐立難安,連和蒼蠅說話都無心應對。 因為他遲遲不採取行動! 以往若是有人看上我,都會主動來向我要電話,就連餐廳的服務生也不例外。就算我身邊有男伴也是照要不誤,怎麼他……明明對我有意思,還不行動? 一頓飯要終了,他還是毫無行動。 我已等不及了。 就在我按捺不住要拋下自尊主動向他要電話時,他倒是朝我露出迷人的微笑,走了過來。 我詫異、驚喜,更多的是興奮。 但我把這些情緒隱藏起來,擺出一副美女專有的高傲姿態。 果然沒錯,他開口向我要了電話。 「小姐,有這個榮幸跟妳要個電話嗎?」 他連聲音都如此迷人。 身邊的蒼蠅有點惱怒的說:「喂!你搞清楚情況啊!你沒看到她有男友喔!」 他一貫的擺出優雅姿態,問我:「小姐,他是妳的男友嗎?」 我搖搖頭,無辜的說:「他不是啊……」 「你瞧,這位小姐都說你不是他男友了,我為何不能跟她要電話?」 「這……」蒼蠅無力的垂下肩膀。 也難怪他會有這樣的反應。 追我追了五個月了,送我的禮物鮮花不知有多少,卻還是無法升格為我的男友。 沒辦法,我的選擇那麼多,何苦執著在一個男人的身上呢? 但遇到他後,我就不那麼想了。 他是我的夢中情人,是我萬中選一的對象,除了他,沒有人能再讓我心動! 我將手機號碼寫在餐巾紙上遞給他。 他把餐巾紙小心翼翼的收在上衣的口袋:「下次約妳出來喝咖啡。」 我微笑的點點頭。 他說的下次很快,就是在他下班後。 我們去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咖啡廳,聊了沒多久,他就向我提出正式交往的要求。 我佯裝考慮,心中卻是雀躍的想馬上答應。 但也多慮的想到這麼容易讓他得手,什麼鮮花、禮物都沒送,會不會太便宜他啦? 不過能找到男人中的極品實屬難得,這次不把握更待何時? 再加上他那雙迷人誘惑的眼睛直盯著我,讓我不答應都不行。 ※ ※ ※ ※ 他叫陳仕豪,雖然是普通的名字,但配在這麼完美的他身上就是與眾不同。 和他交往真的是非常棒的一件事! 他是一個完美的情人,溫柔體貼,時而會送個小禮物讓我驚喜。雖然他在餐廳打工,財力也遠遜於追我的其他男人,但看在他那張臉的份上,這些都變成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最喜歡和他一起逛街。 和他出去就像帶著名牌皮包上街一樣,我們兩個走在路上可謂是注目的焦點! 讚嘆、羨慕,出現在任何一個男人女人的回眸中。 每個人都為我們這一對俊男美女停下目光,不論是欣賞或忌妒,對我來說都是種驕傲。 我是該滿足這麼完美的一段戀情,不是嗎? 可惜我的完美總是帶有一點殘缺。 自和他交往以來已過了半年,除了牽手外,他遲遲沒有進一步的行動。 不知道是他保守亦或是我太過開放,但追求我的男人,每個都是和我出去幾次就急迫的想要吻我,除了他。 是我魅力不夠嗎? 儘管性對我來說不甚重要,但畢竟性愛也是愛情中的一環,沒有了性,愛情怎會美好? 我做過無數暗示,口頭也好,行動也好,他依然無動於衷。 他的說法是:他想要和我結婚,想要好好珍惜我,想在新婚之夜才和我發生美好的肉體關係。 什麼都是想,卻什麼都不做。 算了,無所謂。 生理的需求有別的男人可以幫我解決,.只要不被他發現就好了。 他也是真的愛我才會想珍惜我。 別的男人都是一見到我就想到性愛方面,唯有他例外。 除了這一點,他還有一件事讓我起疑。 交往了半年,我連他家在哪都不知道。 他說因為他家很亂,他媽媽不喜歡有人打擾,所以不讓我去。 「還沒到時候。」他說。 他要等到我們決定結婚了,才肯帶我去他家。 我雖然有點不是滋味,但他不可能玩弄我這美女(要玩也是我玩他),所以還是照他的話先不去他家。 畢竟,對這段感情我是認真且想好好呵護。 ※ ※ ※ ※ 他是個美食主義者,帶我吃遍高雄市所有好吃的餐廳。 為了身材著想,我還會推拒,若是推不了就勉強跟他去,點些清淡的東西吃。 我這麼努力保持的身材卻被他嫌到一無是處! 他說我太瘦,說我沒肉,總是要我多吃點。 他說他喜歡豐滿一點的女生,有點肉抱起來才舒服,要我增肥一些。 他的審美觀在這個時代實在是有點怪異。 現今的美女,通常都要骨瘦如柴。我不知道國外是怎樣,但在台灣,美女的標準就是這樣。 好不容易變成美女的我,怎能答應他的要求? 胖對我來說是種罪惡,我寧願餓著肚子也不要讓自己變成罪人! 想想那些嘲笑、那些諷刺的眼光,我可不要為了他一個人放棄了所有欽羨的目光。 雖然把他的話當耳邊風,努力維持著我「每天運動一小時,吃東西不超過五分飽,有油的東西先過水」的原則,但是我卻發現我還是胖了! 那天洗完澡,我站在磅秤上一量。 天啊!四十六公斤!我竟然胖了三公斤! 我跑到鏡子前一看,完蛋!尖削的瓜子臉變的有點圓了! 再露出一個笑容,死定了!竟然連雙下巴都出來了! 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嚴格執行我的原則! 現在除了增加運動量外,吃東西只吃到三分飽,沾沾嘴就好。 不仔細注意,又會回到以前那恐怖的身材! 我將以前肥胖的照片貼在門前,時時提醒、警惕自己。 連晚上作夢都會夢到我發胖,成了一個滿身油膩的胖子而嚇醒。 可是好奇怪,這個計劃實施了一個月,體重卻還是沒下降。 我想一定是每天陪仕豪吃東西的關係。 雖然我點的都是些小菜之類的,但那些熱量也不容小覷,看來連和仕豪的晚餐邀約都要捨棄,回家乖乖吃我的燙青菜。 我告訴仕豪無法再陪他吃飯了,因為我胖了三公斤。 他有點惱怒,口氣不太好的說:「真受不了妳們這些女人耶!動不動就要減肥減肥,明明很瘦還要減什麼?」 「胖了三公斤耶!你知道這三公斤會變成三十公斤嗎?到時你就不要我了!」我嚷著。 「我才不會不要妳咧!妳那麼瘦我都接受妳了,變胖又有什麼關係?」 「你說謊!你若是真的要我,怎會不跟我上床!甚至連親我都不肯!」我開始歇斯底里的鬧脾氣。「我看你是嫌我胖吧!嫌我胖了三公斤,所以根本不想碰我!」 「妳喔……」仕豪受不了的往沙發上一坐。「我從沒嫌過妳!要是嫌妳就不會追妳啦!」 「那你為什麼不跟我上床嘛……你連碰我都不肯,是不是嫌我肉太多太油膩啊!」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趁機試試能不能將他拐上床。 我的房間就在旁邊,一觸動他的慾火就馬上轉移陣地,或者直接在沙發上來也可以,反正我是一個人住。 「妳想太多了!我還希望妳胖一點,那麼瘦,像個骷髏,我怕把妳的骨頭壓斷啊!」 「怎麼可能?」我呵呵輕笑:「怎麼會壓斷嘛!」 我移動身子坐到他旁邊,在他耳邊輕聲呵氣:「你的意思是說……你也想和我發生關係,只是怕壓斷我的骨頭?」 他羞澀的點點頭,那靦腆的模樣好可愛。 我主動的伸出舌頭,邊呵氣邊在他耳朵遊走。「別怕,若是怕壓斷,我可以在上面啊。」 他的呼吸開始急促,臉孔漲紅,我知道他已經起了男性的生理反應。 本來嘛!有我這個美女坐懷在抱,哪個男人能臨危不亂?又不是柳下惠。 我的舌頭由他的耳朵移到脖子,手邊脫去他的上衣。 他發出難耐的低沉呻吟。 上衣脫掉了,我再移到他的胸膛,輕輕舔舐他的乳頭。 舌頭越來越下面,他的呼吸更是急促,身體因為舒服抖動著。 我解開他的褲子拉鍊,露出誘惑的笑容:「好戲來了!」 便低下頭專心的服務他那昂然起敬的小兄弟。 「喔……不…….不要!」他嘴中那麼說,小兄弟可不配合,順著我舌頭的移動越來越堅硬。 我終於忍耐不住我的慾火了! 我抬起頭,飢渴的向他索吻。 吻了一陣,我起身脫去我的上衣,解開我的胸罩。 他呆呆的看著。 當我把完美的雙峰展露在他眼前時,他卻突然臉色大變,由興奮變為僵硬,接著一陣作嘔。 「對……對不起!」他道歉,隨後馬上衝到廁所嘔吐。 這……這是怎樣啊? 太不給我面子了吧!我氣惱的坐在沙發上,聽著他的嘔吐聲,心中的慾火完全轉換為怒火。 我的身材可是有多少男人稱讚啊! 那些男人沒有一個不愛我這C罩杯的胸部,而他卻…… 我的身材竟然讓他嘔吐! 難道胖了這三公斤的影響真的那麼大? 我捏捏了腰部的肉,是有增加一些,但有那麼誇張嗎? 竟然讓他吐?! 好久不曾出現的自卑感此時浮上心頭,我氣憤又羞愧的趴在沙發上大哭。 還說什麼不嫌我!根本是嫌我胖嘛!嫌到讓他看了會吐?!看來我不只要減三公斤,而是要減到四十公斤了!不不!要減到三十五公斤才行,這樣才不會讓他看了又嘔吐! 他出來後,充滿歉意的說:「對不起…….我……」 「你不要再說了!」我哭著喊:「還說不嫌我!不嫌我你吐什麼?我的身材真的有那麼噁心到讓你想吐嗎?」 「不是這樣啊!」他把外套披在我裸露的上身,將我抱起,溫柔拭去我滿臉淚水:「妳聽我說,我沒有嫌妳啊!」 「你放屁!」此時的我再也顧不得什麼美女的優雅了,我粗魯的破口大罵:「你不嫌我?!你他媽的不嫌我你會吐?你是吐什麼啊?你又沒喝酒,是吐假的喔!存心不給我面子嘛!」 「唉唷,真的不是嘛!我……我不是嫌妳胖啊!」 「那你是嫌我什麼?嫌我身材不好?還是嫌我長的醜?」 「都不是啊!」他無奈的說:「好吧!我老實跟妳講吧,我從以前就表現的很明顯,我是嫌妳太瘦。」 「嫌我太瘦?狗屁!我這樣會瘦?我還覺得胖咧!」 「妳不胖,真的。妳一點都不胖,妳反而太瘦了,瘦到會讓我……失去興趣。」 「什麼?!」我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 竟然有人嫌我太瘦嫌到對我失去興趣? 「是真的。我從以前……就對太瘦的女人沒有好感……」 我停止哭泣,雙手叉腰質問:「竟然這樣幹嘛追我?」 「因為妳太漂亮了,漂亮到我忘了在乎身材,只想趕快追求妳、得到妳。」 聽到他這樣講,我的氣已經消了一半,但仍裝腔作勢的嘟著嘴:「那為什麼你不帶我回你家?」 「喔!天啊!我的大小姐!」他有點不耐煩的說:「我已經說過了,因為我媽……」 「你媽你媽!不要再拿你媽出來當擋箭牌啦!我看根本是你想玩玩我,打定主意要甩掉我,才沒有必要帶我回你家吧!」 「不是啊…...」他無奈的說。 「根本就是!我不管,你今天不帶我回去,我就要和你分手!」 仕豪臉色一沉,突然沉默不語。 我有點擔心這樣的威脅是否過了火,正要開口緩和氣氛,他卻嘆了口氣。 「唉!好吧!拗不過妳,我帶妳回去吧。」 我馬上高興的穿起衣服,拿著他的車鑰匙,拉著心不甘情不願的他走出去。 ※ ※ ※ ※ 我是帶著充分的心理準備到仕豪家。 他這麼堅持不讓我去他家,甚至要我提出分手才勉強答應,可見他家一定是亂到極點,他媽也是極不好相處。 我這樣突然拜訪是不是太不禮貌? 正想請仕豪停下車讓我買個禮物之類的,卻發現車子已經開到偏遠的郊外。 狹長的道路兩旁都是茂密的雜草樹木,遮蓋住一片凌亂的亂葬崗。 「喂……這裡是哪裡啊?」沒想到他家那麼遠,我有點害怕的問。 「不用擔心!我沒跟妳說過嗎?我家住在郊區啊!」仕豪神色自若的開著車,右手覆上我的手,安撫我。 又開了約莫十分鐘,總算看到了一棟大房子。 雖然是大房子,但外觀卻非常簡陋。 灰白的水泥外壁沒有任何的壁磚裝飾,連窗戶都像監獄的鐵窗。 「到了,這裡就是我家。」 仕豪將車停在鐵門前。 「就是這裡?」我有點不敢置信。 這房子.……和仕豪太不搭了嘛!仕豪外型是這麼英俊時髦,這房子卻像尚未蓋好似的。 車子停妥後,仕豪就領著我從寬大的鐵門進去屋內。 剛進去看到客廳時,我那緊繃的心總算稍緩一點。 原本看到這棟詭異的房子外觀時,我很害怕屋內是否真如仕豪所說的凌亂,甚至到無法讓我前來拜訪的地步。 像我這樣有輕度潔癖的人,要進去一個雜亂的空間是要很大的勇氣。但以現在的狀況看來,不只一點凌亂都沒有,還整理的非常乾淨。 客廳的擺設簡單整齊,一套家具、一組視聽設備,非常現代化的風格。 「你家不會亂啊!很乾淨耶!拜託要找藉口也找好一點的吧!」我揶揄他。 他笑而不答,從玄關旁的鞋櫃拿了雙室內拖鞋給我。 「你媽呢?」我穿上拖鞋,環顧四週問。 「可能出去買東西了吧!住在郊區就是這麼不方便。」仕豪邊說邊脫掉外套:「妳等我一下,我去換件衣服。」 我看著他走入狹長的走廊,隱沒在走廊末端。百無聊賴的在這寬廣的客廳裡隨處亂逛亂摸。 「咦?這是什麼?」我停下腳步,眼光停佇在玻璃櫥櫃裡的相框。 相框裡是一男一女,親暱的擁抱在一起。男的是仕豪,女的並不是我。想必那就是他的前女友。 當然囉,以我的美貌相片中的女人自是比不過我,但我仍有點吃味。 我將櫥櫃打開,惡作劇的心態把立起的相框弄倒。 「什麼嘛!還說不喜歡瘦子,這女的還不是一樣很瘦。」我賭氣般的自言自語。 的確,他前女友也是很瘦,看來他說什麼不喜歡瘦子根本是藉口!我看他根本就是嫌我胖,嫌我沒有他前女友瘦! 我關上櫥櫃門,走向客廳旁的廚房。 仕豪家的廚房也是一樣簡樸,沒有任何裝潢,但是廚具卻一應俱全,洗碗機、烤箱、微波爐,全都是最新機種,冷冰冰的金屬外殼讓我感到一股莫名寒冷。 我的視線移到流理台上的一個大塑膠碗。 「什麼東西啊?」我好奇的上前看。 碗裡是一堆泥巴狀的東西。我拿起一旁的大湯杓,舀了一杓聞聞。 一陣濃烈的餿味撲鼻而來。 「噁……這是什麼味道啊!」怎麼會有家庭把餿水擺在流理台上?我真的無法理解。 「不要碰!」仕豪的聲音突然響起,讓我嚇得手一鬆,湯杓掉落在流理台上。 「妳看看妳,把這裡搞的那麼髒!」仕豪輕聲責備,拿起抹布準備擦拭灑落的餿水。 「我好奇嘛!對了,這是什麼東西啊?好臭喔!」我捏著鼻子作勢搧搧手。 「這是我媽弄來餵魚的啦!」 「魚?你家的魚吃餿水?」奇怪,這麼大碗的餿水,看來一定是有很多的魚吧! 「這不是餿水,是特調的飼料。唉唷!妳不要這麼好奇啦!去去,去客廳坐,不要在這裡妨礙我。」 「好啦!」我不情願的轉身要走到客廳,卻眼尖的發現廚房旁還有一道小門。 我躡足走向小門,輕聲打開門,發現是一道往下的樓梯。 「哇!你家還真了不起!還有地下室喔!」 我正要走下去,仕豪突然大喊:「不行下去啊!」 還來不及反應,我感到頭被重重一擊,劇烈的疼痛讓我眼前一花,世界瞬間變為一片黑暗。 ※ ※ ※ ※ 好臭喔……這是什麼味道啊……頭好痛……怎麼回事? 我被劇烈的頭痛給痛醒,醒來後只覺得一股濃濃的臭味。 這臭味似曾相識,是一股腥味。 好像在哪裡聞過…… 喔……頭好痛!痛的我無法思考! 我睜開眼睛,眼前卻還是一片黑暗;手和腳也有輕微的疼痛傳來,我想伸展一下手腳,但是手腳好像被東西束縛住,無法自由伸展;想要開口呼救,連嘴巴都無法打開! 我這才發現我的手腳被綁住,眼睛被矇起來,甚至嘴巴都有膠帶緊緊貼住。 頓時,無限恐懼浮上我的腦海。 我像毛毛蟲似的蠕動掙扎,害怕這片未知的黑暗。 天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開始回想自己怎會落到這步田地。 我到仕豪家,開了往地下室的門,聽到仕豪的阻止聲,馬上就感到頭被重擊。那麼……攻擊我的是誰? 是仕豪嗎?但是他為何要攻擊我?還是他那不曾露面的媽媽?也許他媽媽根本沒去買東西,躲在暗處伺機攻擊我? 但是為何要這麼做呢?難道地下室有什麼秘密是不能讓我窺見? 我會被怎麼處置呢?看我現在被綁成這樣,一定沒有什麼好下場。但是有仕豪在,我相信深愛我的仕豪不會讓他媽媽傷害我的。 我從喉嚨發出呻吟聲求救,希望仕豪就在旁邊能救我。 我想的沒錯,仕豪溫柔的聲音在我身旁響起:「小可憐,醒來了嗎?」 「嗚……嗚嗚……」彷彿溺水的人抓到一方浮木,我拼命的掙扎呻吟,向仕豪求救。 「想要我放開妳喔!妳等一下喔!」 沒察覺仕豪不對勁的語氣,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他身上。 「來,等一等,我先解開妳的眼罩。」 他話才說完,我的眼前馬上一片光明,光線刺的我睜不開眼睛,只看到模糊的影子。 人就是這樣,在未知的環境中,只要一看到其他人,不顧那人是好是壞就想接近他。 我就是這樣。 我害怕的靠近那影子,也管不著他是不是仕豪,流著淚呻吟著:「嗚……嗚……」 「喔……我的小寶貝,怕成這樣啊?哭的滿臉淚水,我看了好心疼啊!」那影子是仕豪,他蹲下來撫摸我的臉:「別哭別哭,有我在這,傷不了妳的!」 他再撕去黏在我嘴上的膠帶,汗毛被連帶撕起的痛楚比不上頭的痛苦。 膠帶一撕去,我馬上哭喊著:「怎麼回事?為什麼我被綁了起來?這裡是哪裡啊?」 「別怕別怕!」他將我摟住,輕聲安撫我:「沒辦法啊!不把妳綁起來,我怕妳會逃跑啊!」 聽到他這樣講,我那已經喪失的理智總算回來了一部份。 我警覺的往後仰,看著他的臉。他的臉帶著一股詭異的笑容,讓我看了不寒而慄。 「你……是你把我綁起來的?」 「沒錯啊!除了我還會有誰?」仕豪站起來,得意的笑著:「妳以為是誰啊?我媽嗎?告訴妳,我父母都遠在國外!」 「你……你騙我?那麼攻擊我的也是你?」讓我感到痛心的不是他的欺騙,而是他「為何」欺騙。 「妳說呢?聰明如妳,我想妳早就知道了答案。」 天啊!沒想到真的是仕豪攻擊我、甚至把我監禁在這裡! 我好害怕。 現在的仕豪看起來好陰森,兩隻眼睛不懷好意的看著我,不知心裡在打量什麼。 他不是愛我的嗎?為何要這樣對我? 我惶恐的落淚,泣不成聲的問道:「你到底要做什麼?為什麼把我關在這裡?你想幹嘛?你不是愛我的嗎?既然愛我為何又傷害我?」 「傷害妳?」他的聲音突然變得好冷、好陌生:「我是傷害妳嗎?是妳們自己在傷害自己!我愛妳啊,愛妳愛的快要無法把持住自己了,但是……但是妳那身材實在令我無法下手啊!」 「我的身材?但是你不是說,你不嫌我胖嗎?」 「妳要我說幾次,我不是嫌妳胖!是嫌妳太瘦!」仕豪惱羞成怒的大吼:「聽不懂人話嗎?妳看看妳自己的身材,跟排骨一樣,能看嗎?」 他再蹲下,上下摸著我的上半身。 「好噁……全都是骨頭……這樣叫我怎麼跟妳做愛!我光看到這些骨頭就想吐了!」他厭惡的將視線移開,移到我的臉上。 「連臉都那麼瘦,真是可惜了這完美的五官!」 「你到底要做什麼?」我全身顫抖,深怕陷入瘋狂狀態的他會傷害我。 「別擔心!我說過我不會傷害妳的!我愛妳都來不及,怎麼會傷害妳呢?」他又從憤怒的臉孔變回溫柔的臉。「會攻擊妳也是不得已的啊!我早就跟妳說現在不是讓妳到我家的時候,妳硬要來。好吧!我讓妳來啦!沒想到妳的好奇心那麼重,竟然讓妳發現了這間地下室。要不是這樣,我根本不會傷害妳!」 他無限憐惜的摸著我的臉:「我說過,妳們都是在傷害自己!明明一點都不胖,卻嚷著要減肥,減到身上一點肉都沒有還不滿足!一點都不會考慮到這世上也有喜歡胖子的男人!」 「你喜歡胖子?」 「沒錯!我喜歡胖子!胖子那種軟綿綿的肉感,抱起來有多舒服啊!可惜現代這種扭曲的美感破壞了我的喜愛,讓這街上觸目都是瘦到只剩骨頭的人!看了就讓我想吐!」 「現在也是有胖子啊……」我囁嚅著說。 卻好像觸碰到他心中的傷痛,他更激動的吼著:「那根本不夠!那些只是稍微豐滿的女人好嗎?我要的不是這樣!」 看到他異常憤慨的樣子,我怕的縮起身子。「可是你的前女友也很瘦……不是胖子啊!」 「我的前女友?」他疑惑的看向我,思考了一下,恍然大悟的說:「原來妳看過照片了啊!真不愧是我的小寶貝,好奇心那麼重。」 「就是因為她太瘦了,我才請她來我家啊!她時候到了,我才請她來,但妳的時候還沒到啊!」他停頓,若有所思的說:「不對喔……看來讓妳提早來是對的。」 「仕豪……我不懂你在說什麼……」他這樣根本就是精神不正常嘛! 我感到非常恐懼,他話中到底是什麼意思? 「沒關係,我讓妳看一樣東西妳就懂了。」 他轉身走向旁邊的一扇日式拉門,我伺機左右張望,看看有沒有地方可逃。 這裡應該就是地下室。連一個窗子都沒有的密閉空間,難以言喻的臭味就蔓延在這房間裡散不去。 這房間沒有任何家具,空蕩蕩的增添無限詭譎氣氛。 「妳仔細看,這就是我的前女友。」仕豪邊拉開拉門邊說。 當他把門完全拉開時,赫然見到一幅讓我一輩子都忘不掉的畫面。 拉門後是一大片肉色的東西。 那……那是肉塊嗎?我眨眨眼,仔細一瞧。 那巨大的肉塊有手有腳,還有一張發腫的臉孔,腫到五官都被擠在臉孔中央,手掌腳掌都變的好小。 這是一個人啊!我驚訝的發現。 沒有錯,如此真實,這是一個躺著的女人! 一個極度肥胖的女人。 她的身軀佔滿了半個房間,也許是找不到衣服穿,她全身赤裸。 兩顆碩大的乳房就垂掛在她的身軀兩側,肥胖的肚子疊成好幾層,手臂和腿都是一圈一圈的肥肉。 那股臭味就是從她身上散發出的。 我自己也胖過,所以我知道,這股似曾相識的臭味就是胖子身上都會有的一股體味啊! 帶著汗臭、腥味、騷味和油膩味的空氣一直徘徊無法散去。 怎麼會有人胖成這樣?而這個人竟還是他的前女友? 我想到相片上瘦削的她,實在無法想像。 「很美吧!」仕豪驕傲的說:「這才是我追求的美感啊!瞧瞧這軟綿綿、層疊的肉,真的是好美啊!這才是真正的美麗啊!」 他忘情的走向前,雙手伸出搓揉著她的乳房。 兩個人竟是那麼不成比例。仕豪在她身邊好像小了好幾倍。 「妳看看,這揉起來是多麼舒服啊!妳們要這樣虐待自己,也虐待我的視覺、我的美感,沒關係,我就自己製造啊!」 我被嚇的說不出話,只能睜大雙眼看著他下一步動作。 「妳知道我花了多久時間讓她胖到這種程度的嗎?一年!整整一年!好不容易讓她胖到二百二十公斤,但是可能她的身體負荷不了這樣的體重,已經沒辦法說話、行動,現在有些地方還潰爛了,妳看看她的手、她的腳,本來是那麼美麗白皙……唉!沒辦法,世上沒有一件事是十全十美。」 他舉起她的手給我看。 那肥大的手指已經發紫潰爛。 「我只有忍耐囉!但是我擔心這樣下去,她活不了多久啊!所以就找了妳啊!正好讓妳提早做準備。」 「做準備?」我想我大概知道他什麼意思了。 「對啊!讓妳達到我的要求、我的美感啊!妳不是想和我做愛嗎?若妳胖到和她一樣,我就會跟妳做愛了。我最喜歡跟胖子做愛了,好舒服!」仕豪一臉陶醉的表情,兩手搓揉胸部的力道越來越大,呼吸聲也越來越濃重。 要我胖到跟她一樣?那啟不是要我的命?!我最怕的就是發胖啊! 此刻,我心中的恐懼是益發擴大,不斷想著要逃要逃! 無奈手腳的繩子束的好緊,我努力想掙開手上的繩子,卻是越掙脫越痛。 「喔─受不了了!」從仕豪的喉嚨中發出野獸一般的聲音。 他吃力的扳開她的兩條肥胖大腿,接著脫去自己身上的褲子,露出已然堅挺的陰莖。 當他扳開她的腿時,一股尿騷味混雜著原有的臭味在房間飄散,讓我作嘔欲吐。 「怎麼?感到噁心嗎?我覺得這味道太好聞啦!激起我的情慾!」他興奮的說著。 他還得要費力的撥開她的肚皮,才能露出她的生殖器官。 「好美啊……這麼肥厚的陰唇是妳們沒有的!」他讚嘆著,邊用食指探了下:「可惜太乾了!好奇怪,之前都不會有這種情形,這時就要靠潤滑劑啦!」 他拿起旁邊桌上一罐塑膠瓶,往她私處擠出一堆濃稠液體,接著便挺進她的體內。 「啊─好舒服、好舒服!這是妳們這些瘦子無法給我的!」他享受的閉上眼說:「好緊!胖子肉多,連下面都好緊!啊、啊……」 我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這一切。 天啊……這就是我深愛的男人嗎?病態到如此程度? 這已經是一種變態行為了! 我看著他激動的在她身上趴伏,享受著他所謂的「情慾」。 不趁這時候跑,還要等什麼時候? 我著急的要掙開手上的繩子。 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掙開,我趕緊解開腳上的繩子,起身要往樓梯跑去。 「妳要逃到哪?」仕豪發現我逃開了,他急忙追上來,一把拉住我的長髮。 「不要!不要!求求你!仕豪,求求你放我走!」我哭喊著向他求饒。 「妳為什麼要逃呢?」他說,聲音透露著無限悲哀:「我愛妳啊!我要把妳變成我理想中的樣子,這樣也是為妳好啊!妳不用在虐待自己,這樣不是很好嗎?」 「不好不好!一點也不好!我不要變胖!我不要!仕豪,你錯了!這不是美感啊!這已經是一種病態了!你這樣的行為是變態啊!」情急之下,我也不怕激怒他,一口氣的說。 他沒有我想像中的生氣,反而冷笑著:「哼!我變態?我這樣是變態?那你們又怎麼說?明明很瘦,卻還想更瘦,這樣難道不是變態?我們都同樣變態,不過是美感相反罷了。」 他抓著我的頭髮,將我拖向拉門內。 我知道進去後的下場是什麼,於是更用力的掙扎。 但是根本無益。 我越掙扎他抓著我頭髮的力道就越重,讓我根本無法掙脫,就像困獸之鬥。 當我接近那胖到變形的「前女友」時,臭味就益發濃厚,薰的我頭都昏了。已經無法辨識方向。 他用力將我一甩,甩到牆邊。 「好痛!」我痛苦的喊著。 聽到我的呻吟聲,仕豪趕緊蹲下檢查我是否有受傷:「啊!抱歉,我太粗魯了,弄痛妳。」 他拿起繩子再度將我綑緊。 這次不只手腳,我全身都被繩子緊緊縛住。 「妳乖乖的待在這裡,我正事還沒辦完。」他邪魅的朝我一笑:「寶貝,不要吃醋啊!等妳胖到像她一樣,我就會幹妳了。」 他走近她,好像察覺到什麼不對停下腳步。 「糟糕!」他探了探她的鼻息。「完了!好像死了!喔!天啊!我的小寶貝死了!」 仕豪頹喪的往地上一坐,低頭哀嚎哭泣著:「我不要啊!妳怎麼能那麼快就走了呢?什麼預兆也沒有、什麼話都沒說就走了!我不要!我要妳回來啊!」 哭了沒多久,他馬上站了起來,用腳踢踢她龐大身軀,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算了算了!反正我已經找到另一個寶貝了!只是這麼大的屍體要處理也挺困難的!」 他轉頭看著我,一脈深情的說:「我的寶貝,這下妳不用吃醋了!從此以後我只屬於妳一個人!我們要一起加油!雖然照顧這麼龐大的身體是有點吃力,但是為了愛妳,我毫無怨言!」 「仕豪……」我無法想像一個剛死去的人就在我的旁邊,甚至和我距離那麼近! 我能感覺到除了那股騷味外,還有一股腐臭味。 「仕豪……我求你……」請求對他已經沒用了,因為他已經處於瘋狂狀態中。 他拿起桌上大碗,那是我在廚房看到的碗。 「妳知道這是什麼嗎?這是我特別調製的愛心料理喔!雖然味道不好聞,但是卻非常好吃喔!而且十分營養!這個吃上一個月,可以讓妳胖幾十公斤!期待吧!」 他邊說邊用杓子攪動碗裡似泥巴的餿水。 我嚇到控制不住鼻水眼淚齊流,仍然天真的想哀求他:「仕豪……不要……這是你要的美感,卻不是我要的啊!」 「愛我,就是配合我,達成我要的美感!」他溫柔微笑著,舀起一瓢餿水:「妳不是愛我嗎?不是很想跟我做愛嗎?只要變胖就可以完成妳的夢想啦!放心!我會照顧妳一輩子!永遠不會讓妳餓到肚子!」 他扳開我的嘴,將餿水往我嘴中送。 我無力的任他擺佈,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該哭的是:要變成我最害怕的胖子。 該笑的是:終於能吃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