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寂。島

關於部落格
在無盡的荒蕪島嶼上,迷霧的森林,貓頭鷹低咕著,沉默。---
  • 352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們約定要愛很久

我們約定,要愛很久的不是嗎? 一顆顆淚珠從臉龐掉落,手指緊掐著躺在手上卻不成行的泛黃照片。 「怎麼可以說謊?」我自問,但是,誰回答我? 狠下心,我把照片撕成碎片,往上一拋,一塊塊小紙片像秋葉一般,紛紛掉落在我的四周。      「起床了~~」一個正值青春期變聲的男音在幽暗的教室中回蕩著。   「我不要吃榴槤.....」喃喃的說著夢話的女生...沒錯,那就是我。   現在時間:公元兩千零五年五月三日,距離學測倒數二十五天。   緊迫的日子和無限的壓力,換來的,是本大小姐我的瞌睡蟲....   「我的芷童大小姐妳在誇張一點,妳上課打瞌睡也有辦法睡到放學還不醒來!!」齊玨燁伸出冰冷的雙手,拍拍我正在沉睡的臉龐。   「嗯...」被刺痛的冰冷驚醒,我茫茫然的握著他的手。「怎麼了?冷成這樣,感冒了嗎??」   「沒什麼。」他心虛的把雙手抽回,擺在他已經犯規的外套裡面。   我看他並沒有向我坦白的跡象,認命的收拾書包,靠上椅子和他一起走出教室。   他就像平常那樣,體貼的接過我的書包,幫我背回家。   「要畢業了。」走過三樓的階梯,我們邁向二樓。   「是呀!畢業後,我們認識就滿九年了。」我輕輕的給他一記微笑。   他伸出手撫摸我披肩的短髮,沒說什麼。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從國小開始,父母離婚,媽媽從我國小開始都在忙生意,把我寄養在外公家,跟我不住在一起;外公外婆也是做生意的,所以沒有任何人有空陪我回家,接我放學。   這個時候,出了我旁邊這個大救星─齊玨燁。   他會牽著我的手,帶我過馬路。   我無聊坐在隔壁舊商店樓梯上發呆時,他會遞給我一枝冰棒,然後坐在旁邊陪我聊天。   我的童年,就是因為他才不無聊。   我的身體,從小就不好。   過敏性的體質,以致於我最愛吃的東西統統不能碰。   芒果、花生、冰淇淋、蛋.....   但是他知道嘴饞是我的天性,會趁大人不注意的時候偷渡一些給我吃。   一直到有一次,我感冒咳嗽的很嚴重,他才發現不可以太寵我。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一邊想著我們之間的回憶,一邊跟著他走下我們走了快一年的樓梯。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我偷偷的喜歡他。   「真的是受不了妳!」走向車棚,他仍然細心的幫我把腳踏車牽出來,把我的書包綁上去。:「每天上課打嗑睡打的那麼嚴重,中午也睡的跟死豬一樣,怎麼還有辦法每天遲到?」   「埃唷...我每天補習補到十一點半,回到家吃個宵夜十二點多,然後洗個澡完還要唸點書,到了真正可以上床休息的時候都已經兩、三點了,你說我有辦法早起嗎?」我嘟著嘴反駁他。   「早叫妳要唸點書不聽就是不聽,現在才在臨時抱佛腳,沒那個用啦!」他潑了一大筒冷水給我。   「我去你的!」輕踹了一腳他的腳踏車,我不服氣的說。   「拜託,妳都幾歲了別那麼幼稚,而且還比一般女生高!」   我瞪著他,怒氣沖沖的坐上腳踏車。   沒錯!本小姐今年15歲,一雙腳修長的不像話,這學期的身高測量我正式滿一百七十公分,榮譽當選全班最高的女生,當我得知這項嚇死人的消息時,差一點沒哭著跪在地上跟我親愛的娘親說對不起。   一個女生,長那麼高幹麻?   「可是,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妳。」他在經過的時候說出這句話,然後飛快的騎入東林書局旁邊那條巷子。   我的臉上不自覺的泛起一抹紅暈。   我們一路並騎,過了最大的十字路口,最後停留在廣東二街一攤舊麵攤前。   「那麼,明天見。」齊玨燁微笑的看著我把腳踏車停入以往他最熟悉的位置。   「燁!」我在他快要不見的時候踏大聲叫住他。   他停下來看著我。   我快步走向前,緊抓著運動外套,想告訴他,一句很簡單的話。   「我....我...我...」天性大膽的我,居然也有在他面前害羞的時候。   我說不出口。   「翎。」他拉起我的手,輕輕的撫去那代表著緊張的壓力。:「我喜歡妳。」   然後,他放下我的手,撐起我剛剪不久的劉海,在我額頭上烙下輕輕的一吻。      洗完澡,我出門去買一些鹹酥雞當宵夜。   騎過就商店的門口,我下意識的望了一眼,我們小時候常常坐在一起吃冰的位置。   一個人影正坐在那哩,吃著我最愛的紅豆冰,斜眼看著我。   那件襯衫我有印象,是我在去年情人節時送給燁的禮物,一件紅黑格子相印的棉質襯衫。   停下腳踏車,我往那道人影走過去。   「我以為你隨便說說,真的給我那麼晚跑出來買宵夜?」他拿著已啃蝕玩的冰棒棍敲一下我的腦袋。   「我才剛洗好澡,拿那個敲我很髒耶!!」我抗議道。   「看的出來,妳的習慣永遠不會改。」他順順我濕潤的頭髮,心疼的看著我。   他非常擔心我的身體狀況,我時常會有偏頭痛,他認定就是我每天洗頭又愛吹風不吹乾的個性練出來的。   「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慌亂躲避他的眼神,害怕的拒絕。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接著伸長雙臂緊緊擁抱我。   「拜託妳無論如何都不要在讓我擔心了!」   「幹麻阿!我們每天都在見面,你偶爾也會打電話給我,講的好像在交代遺言似的。」我安心的賴在他懷裡,沒有一分的胡思亂想,沒有去想過,我們之間,沒有承諾。   「妳想吃些什麼?」他認命的不在追究。   「鹹酥雞。」我不加思索的說。   「又是鹹酥雞,那種東西對身體不好。」   「拜託啦~難得現在十二點,外婆他們睡了,老媽也不在....我才可以自己拿錢去買自己想吃的東耶!!平常要吃到鹹酥雞的機率根本等於零!」我不耐煩的說。   「妳從四月份中旬開始每天宵夜都是鹹酥雞。」   「哪有!」我再度嘟起嘴巴。:「人家昨天就吃泡麵!」   「不是鹹酥雞就是泡麵,除此之外呢?」他說,溫和的看著我右耳發紅的耳洞。   「沒了。」心理清楚他的眼神在瞟哪裡,我輕輕的摸摸右耳垂。   「為什麼發炎?」他說。   「阿就...吼~」又要跟他解釋一堆,真的挺煩的。:「拜託你不要老管東管西的好不好?」   「喝呵!」他輕笑出聲。「現在就煩啦?以後呢?」   「以後的事情以後在說啦!」本大小姐現階段的腦力只適合負荷XY的平方差公式,還有國中三年所背的英文單字及片語,沒那個閒功夫去管我們之間,況且...我們開始是在幾小時之前.....   「開門讓我去妳家。」他放開我,牽起我的腳踏車往我家門口走。   因為習慣他的溫暖,在他放開的那一剎那間,我稍稍被冷風吹了一下,撫撫起了疙瘩粒的雙手,我快步走向前。   他依舊很體貼。   把我的腳踏車停在我家門口,把正要拉鐵門的我輕輕推到一旁,代替我處理這表面上看起來相當粗重的工作。   「其實我來就可以了。」自小就被當男孩子看待,我的力氣也不是普通的大。   「我在的時候,可以給妳依賴。」他淡淡的說。   常常這樣,他老說些讓我很感動的話,有時候甚至會感動到掉眼淚,但是這些話在他心裡似乎認定了是理所當然。   他走出去把我的腳踏車牽近來,接著走近廚房開始為我料理宵夜。   我則乖乖的坐在滿是蟑螂的餐桌上等待。   約莫十分鐘,他端著一碗冒著白煙的稀飯走出廚房。   「好香~~~」我開心的拆開一雙免洗筷子。   「妳明明就會煮。」他再度敲敲我的頭,拿出一塊抹布擦擦桌子。:「妳不是最怕蟑螂的嗎?怎麼坐的下去?」   「習慣了。」我吞下一湯匙稀飯,滿足的發出一聲讚嘆。   「習慣還真可怕!」他嫌惡的說。   「喝呵!」我笑了笑,繼續吃他餵我煮的稀飯。   對呀!習慣還真可怕....   曾幾何時,我習慣了他再我難過的時候借我一個懷抱。   曾幾何時,我習慣了他溫柔的口吻安慰我。   曾幾何時,我習慣了他的體貼,每天只等著他幫我做東做西。   曾幾何時,我習慣了有他?   「怎麼了?」見我又想事情想的出神,他細心的問我。   「沒有。」低聲否認,我低下頭去埋頭苦吃熱滾滾的稀飯。   「吃慢一點啦!等下燙死妳。」他走去後面冰箱拿出一罐沙士給我。:「我還以為妳又想到新的小說劇情了哩!」   「我哪那麼屌?看你煮稀飯給我我就會有靈感唷?」   「說不定哩!」   「好啊!那你來試試看。」我開心的喝下一大口沙士。:「明天你來補習班視聽一天的課,只要負責給我看就好了,然後看看我能不能有靈感。」   「哇勒吃飽太閒!」他不屑的嗤了一聲。:「你們補邊班的讀書風氣真的有點過糟妳不覺得嗎?」   「我當然知道啊!」我咬了一口花枝。:「可是我錢都繳了,我媽死都不讓我退課。」   他靜靜的聽沒說話,或許他已經知道我有一大堆怨言要講吧!   我繼續說:   「每天都有人在那邊吵、吵、吵、吵、吵!要安靜唸書根本沒辦法,再加上那群敗類....每天上課都會在那邊碎碎唸!再看看那邊的老師~吼~~那種地方你唸的下書我芷童翎個字給你隨便唸啦!!!!」   養著一肚子的怨氣,終於在這個時候一口氣全部吐出來。   「好啦~乖~~妳快點吃一吃,我要回去了。」   「你要....回去??」我失落的說。   「當然啊!現在都幾點了,難不成妳要我睡妳這?」他半開玩笑的說。   「你少來!」我嘟起嘴巴,小聲的說。   他看著難過的我,或許又開始泛起一絲心疼,他漸漸逼近我。   明顯感受到一股熱氣慢慢靠近我身體,我轉過頭一探究竟,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昏倒。   原本熟悉的臉孔在此時放大兩倍。   他伸出手壓住我的雙耳,我下意識的閉上雙眼,溫熱的氣息欺上我乾澀的唇。   他說,這就是接吻。   他收拾我的碗筷走近廚房,幾分鐘後,他直接往門口走。   無奈的接受他必須回家的事實,我難過的起身替他關門。   「今天晚上別唸書了,早一點睡,明天去學校我們又可以見面。」他溫柔的說。   「嗯。」難過的跟他說再見,我準備伸手把鐵門拉下。   可是,他的動作永遠比我快。   看著他體貼為我拉下的門,我輕鬆的只需要把鎖推上。      話雖然是這麼講啦!!可是...人的生理時鐘就是這樣,要改也不是一、兩下就可以改過來的。   所以,我一如往常的熬到兩點多才睡著,我沒有唸書,腦子裡滿滿的都是他。   然後隔天,很習慣的在壓下七點整的鬧鐘後繼續沉睡,睡到八點才匆匆茫茫起床去學校。   「妳永遠都不會改!」齊玨燁在打完早自修下課鍾後繞道我前面的位置,面對著我坐下。   「就..我本來只想說多睡十分鐘咩...哪知道睡起來就八點了。」我輕輕的吐吐舌頭,想要逃避燁的追問。   「妳吼~!真的懶的說妳啦!」他慵懶的伸伸懶腰,接著起身,似乎也準備回座位去睡回籠覺。   現在時間公元兩千零五年五月四日,距離學測倒數剩下二十四天。   我的腦袋裡面已經不再只有學測,反倒是多了一張容易令人分心的臉孔,一種暖暖的心情竄上心頭,在我認識他快滿九年的時候。   那天以後,他每天陪我吃午餐。   揮開我四周擠滿的雌性動物,他把我拉到他座位,強行逼我坐在他腿上。   「燁...」我小聲的叫他。   「安靜。」他沉靜的說。   接著,我們默默的吃完各自的午餐,在我心裡,這是一種尷尬。   「唷唷唷唷唷~小倆口好恩愛呀!!」一群白目派的男生在此時經過我們,大力的說出不講會死的吐嘈。 「燁...我吃飽了,去拿水果。」說完,我想起身,哪知一道強勁的後力拉住我的腰,我重心不穩只能往後面坐。:「燁~~」   莫可奈何,只能搬出我的看家本領,撒嬌。   「我拿就好了。」他說。   「吼唷~你被我壓著還要起來,我拿就好了啦!」還好我裝ㄋㄞ的功夫一流,不然我大概一輩子都無法脫身吧!   說完,我飛快的跳起來,朝講台旁邊的水果欄出發。   哈哈,今天的水果是牛奶~   「燁!牛奶。」我丟了一罐到他桌子上。   「妳喝吧!」就像我心裡所想的,親愛的阿燁讓出他的牛奶給我這個哈牛奶哈到快死的小可憐。   「阿燁我愛你~」頑皮的說出這句話,我開心的在他臉頰上輕輕的點了一下。   「喔喔~大告白勒吼~」白目後援會的男生再度出現,為了我剛剛的主動放起煙火。   「吼~你們很吵ㄟ!」我受不了了,準備跟這群大白目抗議。   「唉唷~妳要體諒我們阿對不對,哈了三年哈不到女朋友,齊玨燁這傢伙一釣就上勾,雖然是不良品啦,但是也很令人嫉妒捏~~」   「夠了啦!」燁站了起來,不耐煩的替我趕開這些蒼蠅。:「快去做掃地工作,不要忘了我是衛生。」   這時候,白目派的男生一轟而散,彷彿剛剛的事情從未發生過。   這,就是在我生活裡多了齊玨燁這個人後的生活。   他對我很好,真的很好。   只是我這個多愁善感的笨蛋,總會有胡思亂想的時候。   我開始在想,我們還小,這一切都不可能很久。   我開始在想,我們還不夠成熟,被家裡的人知道我們會發生什麼事?   我開始在想,有一天,我們會分手...   然後...要眼睜睜的看著他牽著另外一個女人的手出現在我面前....   我忍受的了嗎??   接下來的日子越來越忙,我的腦力似乎自認為很強,居然還有多餘的時間想這些東西。   就在學測倒數七天的時候,他牽著我到K書中心唸書。   那裡的氣氛好安靜,安靜到讓人靜不下心。   然後,我又開始亂想這些東西。   「怎麼了?」據他說,每當我在亂些一些有的沒的東西的時候,我心理想的,就會反映在我臉上。   看著我皺著眉頭,他擔心的問。   「沒阿...」嘟著嘴巴,我開始亂翻桌上的英文自修。   「妳少來~說!」就像他的習慣,如果逼問不出某些話,他就用強的!呃...我是說強迫啦~   「嗯....」拗不過他,我只好把我的顧慮告訴他。   我這個人,似乎不太習慣”幸福”。   「妳就是這樣,老愛想東想西的,妳不要在意那麼多,只要想著,目前有我,妳至少還有我阿。」   「可是...我...」克制不住,一顆顆豆大的淚珠滾落下來。   兩抹溫熱滑過我的臉頰,我灰心的抹掉它。   「那我現在答應妳,我會很愛妳,然後很久,然後很愛妳...好不好??」心疼外加不捨,齊玨燁在我們交往後的第十八天,正式給我第一個承諾。   一個讓我很安心,卻也將刻骨銘心,難以忘卻的承諾........   ☆        ☆          ☆          ☆   考完學測,燁為了讓我放鬆,牽著我的手帶我去逛以往最不想去的堀江。   但是今天,我很開心,因為燁買了好多禮物給我。   一條上面寫著”翎”的銀色手鍊,一對情人戒指,一個手機吊飾,還有我一直很捨不得買的耳環。   今天是我第一次,牽著他的手逛堀江。   「去拍貼。」他說。   大大的招牌上面寫的:拍貼樂園。   燁牽著我跨了進去。   一像喜歡照相的我,此時像瘋了一樣非常興奮,拉著燁晃東晃西,最後燁為了不讓我一直把時間浪費在到底要拍那一台機器好決定三台全部拍。   「其實你可以不必這麼破費。」坐在麥當勞最靠窗的位置,我輕輕的對他說。   「妳在跟我客氣什麼啊?」他咬了一口漢堡。:「這樣....很不像妳!」   「以往出來拍大家都各付各的,哪有人像你跟凱子一樣搶著付賬阿!」我吸了一大口可樂,接著叼起一枝薯條。   我最愛的馬鈴薯!   「是嗎?好吧!下次給你付護膜的錢好不好??」   「拜託...護膜一次10圓...」   「很多了啦!」他笑著說。   拗不過他!是呀...拗不過他....   日子過的飛快,成績發送、填志願,然後畢業...   畢業典禮那天,我跟著千擇到處去給人家簽畢業紀念冊,沒有和燁碰到面,直到下午的畢業典禮,我看見齊媽媽出現在觀眾席。   「齊媽媽好!」基於禮貌,我走過去問安。   「小翎阿~多久不見這麼高啦??」   高?   一陣不滿由我心深處逐漸長高....冷靜~他是齊媽媽。   「小翎阿~我們家玨燁有跟妳說嗎?他下禮拜就要去美國了喔!」   「什...什麼?」我的心理有一種古怪的感覺...是驚訝嗎??是驚訝...   「媽妳不要跟他亂講!」這個時候,燁穿著白色襯衫出現在觀眾席,手裡拿著畢業紀念冊和一些飲料。   「燁要去美國?」我害怕的問,他的答案,不該是肯定。   「沒有。」他面無表情的說。:「媽妳不要跟翎亂講啦!」   「好啦、好啦!」齊媽用一副受不了的眼神瞪著自己的兒子。   「翎,我們回座位。」把東西放下後,燁牽起我的手,護著我擠入人群走回班級座位。   「燁,你媽說的該不會是真的吧?」我好擔心、好擔心...他該不會就這樣拋下我吧??   「當然不是真的,我媽跟我爸下禮拜要去美國出差,我會和我弟待在台灣,妳可以放一萬個心。」他溫柔的說。   「嗯~我相信你!」坐在他前面,我可以感受到一雙手正環著我的腰。   畢業典禮結束後,燁先把我帶回家放東西、換衣服,接著帶我去光華夜市吃肉圓。   「你老是叫我不要吃一些沒營養的東西,還帶我吃肉圓??」我狐疑的看著他,心理一股非常大的不信任感。   「台灣小吃是非常有名的,趁現在年輕有體力多吃一點,將來老了就沒本錢吃了。」他老成的說。   「你在胡說些什麼啊?你會有很多的時間可以吃不是嗎??」隱約嗅出一點不尋常的氣氛,我感到相當沮喪。   看來他是想瞞著我出國囉?   「也對啦!」他無所謂的笑笑,津津有味的吃著肉圓。   「燁...」我輕扯他的外套。   「嗯?」含著滿口肉圓,他跟我”嗯”了一聲。   「你有事情沒跟我說。」我不信任的看著他。   「例如什麼事?」他說。   「例如你要跟你爸媽去美國卻沒告訴我。」我紅著眼眶,輕輕的說。   他沒有立刻回答,繼續嚼著他的肉圓。   「那我現在告訴妳,沒錯....我會跟我爸媽一起去美國。」他頓了一下。   「那你為什麼騙我?」熱淚隨及湧出,或許是受不了打擊的心情,我的胸口好鬱悶。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妳總要給我一點時間準備怎麼告訴妳呀。」他摟著我,等於宣布他不捨我的眼淚。   「請妳相信我,我真的爭取過!」他說。   「我一直都很相信你!一直、一直、一直、一直!!」我大聲嘶吼....沒錯!在公共場合。   「你說過會愛我很久,你說你會愛我,然後很久.....」哽咽使的我的聲音非常微小,以致於最後完全說不出話。   「對!我會愛妳,然後很久很久,這句話到了美國以後我也不會停止。」他很堅定的說。   「是嗎?」我抬起頭,模糊的看著他。   「嗯~。」他身出手揮掉我有如自來水管的眼淚。:「所以這段時間,我們只需要在一起。」   「在一起.....」   我們手牽手走回我家,他給我一記俗稱吻別的吻,那個吻好輕好輕,輕到可以說是沒有重量,卻不知道為什麼,站在家門口對他說完再見以後,我的眼淚還是一直掉,被那個好輕好輕的吻,害的一直掉眼淚。     「喂?」看了看時間,凌晨三點,一陣卡農的音樂在這個時候開始隆隆作響,我習慣把手機音量調到最大。   「翎?」燁的聲音出現在話筒的另一邊。   「燁...?」一陣喜悅彈跳出來,我離開房間,爬到隔壁房間。   「我跟妳說喔,我明天要撘七點的飛機去美國,五點就要出發了,我陪妳講電話到妳睡著好不好?。」   「明天阿.....」不是沒準備...只是這句話從他口裡說出來真的就是讓我非常難過。:「好阿,但你得要有能耐讓我睡著!」   「妳一定會睡著的!」他說。   「你又知道了!」我不服氣的說,忽然想到以後不能跟他這樣鬥嘴,一陣哽咽不自覺得從嘴裡跑了出來。   「怎麼了?」同樣是一個關心的問候,我的眼淚,再度不爭氣的流。   「以後...你就不能常常來找我了,沒人替我做宵夜,沒人管我做功課,無聊沒人陪我聊天,沒事沒人可以打架....」   我喃喃的唸出他的功用。   然後我發現,他的存在早已是一種習慣,一種非他莫屬的習慣。   「我決定跟妳在一起,是因為我喜歡妳,而且也準備改掉妳動不動就哭的壞習慣。」他輕輕的說,接著嘆了一口氣。:「看來是不可能的了。」   「燁...沒有你我什麼都做不好,真的。」我很篤定的跟他說。:「所以,我決定我這輩子只依賴你一個人,我會很努力的等你,一直等、一直等喔!」   「嗯~我不會讓妳等太久的。」他說。   接著一陣農農的睡一襲上我的眼睛。:「燁,你好神...我好想...睡覺...」   「晚安。」他說。   「嗯...晚安。」我懶的動手指頭把通話按掉,手機就這樣一直擺在耳邊,當然...我沒聽到熟悉的掛話聲。   我知道,他聽了我一整夜的呼吸。   一個禮拜後,我重新調整自己的生活型態,自己走到光華夜市,自己品嘗燁帶我去吃的小吃攤。   我接到一封信。   信上寫說:翎 這封信是預寄信 因為我出國以後絕對會不知道怎麼寫信,在我摸熟這邊的地理環境之前,妳就先用這封信等待吧!我們約好~要愛很久喔!!   收起信,我的心頭暖暖的,然後,我一直都在等待,等待他的信等帶到現在......   因為我相信...燁他~不會失約.... 2005年6月24日 華航失事 罹難者名單   .   .   .   .   .   .   .   .   .   齊 稔   齊玨燁   齊雅嵐   楊又歆   .   .   .   .   .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