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寂。島

關於部落格
在無盡的荒蕪島嶼上,迷霧的森林,貓頭鷹低咕著,沉默。---
  • 352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篇令人感到心酸的故事

1993年9月,他赴德進修 妻子卻在他出國8個多月在一次上夜班的途中遭到了歹徒的強姦..... 他悲憤交加,做人起碼的良知和責任使他不忍拋棄妻子 但他卻難以面對妻子生下的一個特殊身世的孩子 幾年間...他困窘、掙扎不已..... 和妻子文欣認識時我還在山西讀研究生,當時我已經三十出頭了 文欣在工廠工作,比我小3歲,她心地善良、性格平和 因為長年照顧生病的父親,把自己的婚姻大事也耽誤了 研究生畢業後我留在了本校教書,工作3個月後,我就和文欣結婚了 因為年齡的關係,我們渴望著能盡快有個孩子 可就在結婚半年後... 因為我的業務成績突出,學校派我去德國進修一年 要孩子的事只能推遲了 在國外,每兩個星期我就會給文欣寫封信,而她給我的信寫得更勤 可是在1994年6月以後的一個多月時間裡,文欣再沒有給我來信 這時...導師雅克里教授提出讓我再延續一年學業 還可以把妻子接過來 我感到特別高興,連忙打電話告訴文欣,文欣接到我的電話似乎非常吃驚 我大聲說:「我是漢生啊」 她並不說話,突然哭出了聲,壓抑不住的抽泣一聲聲從話筒那邊傳了過來 我心一沉,預感到有了不好的事發生 我問:「你怎麼了?快點告訴我」她只是哭 我見問不出什麼,忙告訴她可以來德國的事情 我說:「我這就給你辦出國手續,你快點來吧,到我這裡來一切就都會好起來的。」 誰知她竟斷斷續續地說:「漢生,你忘了我吧。我不會去德國的,我要和你離婚。」 我頓時感到一陣暈眩,腦海裡第一個念頭就是她有了外遇 我逼著問她是不是又有了什麼人 她長久沉默後說:「就算是吧,是我對不起你」 為什麼她告訴我這一切時會那麼悲痛? 妻子的為人我還是了解的,我不相信她會是那種耐不住寂寞的女人 我很快給她又寫了封信,希望她能告訴我真相 第三天,我再一次給她打了電話 誰知她一聽是我的聲音,立刻就把電話掛了 電話打到她姐姐那裡,她的姐姐也只是哭 並且告訴我說文欣離開我的決心已經下定,要我不要再去煩惱她了 8月以後,我終於放棄了再和她聯繫,但心裡總是感到失落萬分 9月,我接受了延緩一年的條件,繼續留在德國學習、搞科研 日子一天一天靜靜地過著,離工作期滿還差3個多月時 我終於忍不住了,匆忙結束了德國的工作 原來的家已空無一人,我向她姐姐家走去 當我敲開門,她姐姐一見到我甚至來不及吃驚,淚水就流了下來 「我以為你再也不會來找我們了呢!」 她拉著我的胳膊坐了下來 「是文欣命不好,就算你不要她,我們也不能說什麼.....」 流著眼淚,她對我講起了事情的原委 原來...就在我出國8個多月時 文欣在一次上夜班的途中遭到了三個歹徒的強姦 第二個月後,她竟發現自己懷孕了 這對她不啻是重擊過後的第二重打擊 本來遭受污辱已經使她傷心難過得無法自拔 緊接著的懷孕使她更是痛苦絕望 她去醫院想打掉孩子...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 醫院給她的結論是她因為先天性的原因根本不能夠做流產 而且,即使她生過孩子之後.... 她最好的辦法還是避孕,要生...也要等幾年之後,還不能完全排除危險 文欣從醫院回來的當天就在家割腕自殺 幸運的是那天她的姐姐不知出於什麼樣的預感正好來看她 忙叫人送她進了醫院 搶救過來的文欣情緒極不穩定 她不能聽見人說我的名字,一說就哭鬧著尋死覓活 直到懷孕七個多月後,她才漸漸平靜了下來 似乎認了天命,要做這個孩子的母親了 文欣姐姐講到這裡,我早已是淚流滿面、心如刀絞 恍恍惚惚中,我才注意到了她家陽台上亂七八糟懸掛的各種各樣的尿布 走進文欣的房間,進入我眼中的第一個「東西」就是那個孩子 一個兩個多月的女嬰,眼睛閉得緊緊的,正睡得香甜 我盯著她看著,大腦一片混亂,孩子的鼻梁很低,這和我們都不一樣 這突現的事實讓我不由得攥緊了拳頭,淚水再一次噴薄而出 就在這時,文欣進門了...一見到我,她就定定地站在那裡看著我 眼睛裡滿是辛酸、愧疚、痛苦...... 近兩年的久別重逢,誰會想到出現的竟然會是這樣的情形 我走上前去,滿身疲憊地想擁她入懷,可是她躲開了 她用探求的眼神望著我,我重新拉住她,把她的頭貼在我的胸口.... 我說:「是我的錯,我沒有保護好你。請求你跟我回去吧!」 我感到了她在抽泣...開始只是小聲地哭泣,漸漸她的全身都在抖動不停 僵硬的兩只胳膊也緩緩地圍到了我的腰上 終於...她的悲痛如同洪水決堤.. 她使勁抱住了我,把淚水盡情地洒在了我的胸口 孩子特殊的身世如我心中難以化解的寒冰,但我又不忍看她天真無邪的笑臉 從德國回來後,我分到了一室兩廳的住房 一個月後,文欣重新跟我回到了學校的新家 文欣帶著孩子的歸來讓我明顯感到了同事們疑惑、復雜的目光 我感到尷尬,盡量避開人多的場合 即使走在路上,我也總是低著個頭怕撞見熟人 孩子在一天天長大著... 畢竟是自己的孩子,文欣所表現出的天然的母愛只能讓我感到慚愧 我不喜歡見到這個孩子,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對她的厭惡越來越重 文欣給她起名叫點點,她讓她跟了她姓,我能感到她的良苦用心... 轉眼孩子已經三歲了... 平常,她叫我爸爸,但我答應得並不痛快 她似乎也感到了我是一個不那麼愛她的人 她害怕我,漸漸地我發現她叫我時似乎總是膽怯兮兮的.. 能叫文欣做的事絕對不會來找我 我承認,點點一叫我爸爸,我的胃立刻就抽搐起來,類似痙攣難受異常 好在我的工作總是很忙,有無數的藉口可以泡在實驗室裡 但是..奇怪的是,我的工作成績並不好,甚至還不如以前了 這年十月的一天,文欣起床遲了 她叫住我,想讓我去送點點上幼兒園 點點站在文欣的身後,小手拉著衣服,仰起臉企盼地看著我 幾乎想都沒想,我就皺起了眉頭 那一剎那,我看見點點慌亂地低下了頭,淚水含在了眼眶裡 文欣也注意到了點點的表情,她輕輕地嘆了口氣,把孩子抱在了懷裡 對我說:「我去吧,我去送她。」說著,她擰開了門鎖,走下了樓梯 我嘴張了兩下,什麼也說不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