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寂。島

關於部落格
在無盡的荒蕪島嶼上,迷霧的森林,貓頭鷹低咕著,沉默。---
  • 352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情愛出租舖

一直以為,我應該會健健康康活到年老,然後才死去。 記得小時候,我還在作文簿上寫過,我要辦張器官捐贈卡,當我死後, 我就可以把我身上還可以用的器官捐給這世上有需要的人,遺愛這人世。 現在,而我卻要排隊等著人來捐贈器官給我。 我需要一雙眼睛,可以看見這世界的雙眼。 為了搬到新住處,我騎著機車正準備從小巷子竄出, 而一場車禍奪去我的雙眼,男朋友找到新歡,娶了新一任的女朋友。 當我還住在醫院時,我手中拿著他們的喜帖,躺臥在床上時, 他們已經遠渡重洋,到了澳洲去渡蜜月了。 「今天好嗎?」護士在固定的時間來到我病房巡視。 「還不錯。」我安靜地接受她的檢查。 護士告訴我,我的病房是純白色的,我該說什麼? 媽媽應和著護士的話, 「對呀!我們亞心最喜歡白色的,連新家的房間也都是白色的。」 「媽,現在我的眼前是一片的黑色,我的世界再也不會有什麼白色出現, 所以停止佈置那些虛偽的白色房間吧!」 媽媽默然垂著眼淚,護士為我打完針後便離去。 「對不起,媽媽。」我很難過,可是卻掉不出一滴淚水。 「沒關係,媽媽知道妳不是故意的。」 媽媽握著我的手,可是我卻無法說些什麼。 不想說,懶得去說,沒有什麼好說,所以無言。 撞到我的那臺車子的主人呢? 是個有錢人家的大少爺,除了幫我叫救護車,送我到醫院外, 只有匆匆交待說要多少賠償費都沒有問題,然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嗶嗶!嗶嗶! 櫃子上的電子錶在我吃完午飯後,響了第三次, 醫院是準十二時用午餐的,現在是三點整。 因為眼睛看不見,所以我必須靠著聽力來幫助自己分辨一些事情。 像現在,我聽見了一陣愉快的腳步聲從走廊的那一頭逐漸接近, 是來查房的吧! 不像之前那位護士小姐的腳步聲, 這一陣腳步聲是極為輕鬆卻掩飾著緊張的,怎麼說呢? 因為腳步聲的主人吹著口哨,可是卻吹的奇怪極了,有口齒不清的音調。 「哈囉!親愛的姑娘妳好哇!」 門猛然被打開來,講話的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下次進門前記得要敲門。」我被媽媽推放在窗戶邊,曬著陽光。 「妳在曬太陽啊?舒不舒服呢?別曬太久哦!感覺太熱就別再曬囉!」 「雖然我看不見,可是感覺並沒有不見,我還不需要你來提醒。」我冷漠 地 回答,順便告訴他我是一個瞎子,看不見任何的東西。 「我知道,妳的病曆表上有寫到,那一定很痛吧?」 他走近我的身邊,我嗅不到一絲消毒藥水的味道。 「打了麻醉藥,沒有感覺。」 也許是麻醉藥使用過多,連帶麻醉了我的心, 我的眼淚,我身體內那條最敏感的神經。 「妳好勇敢。」他說。 「檢查完了嗎?我想回床上去。」我站起身,開始小步伐的移動。 他很自動過來扶著我的手,一直到我平安回到病床去。 「謝謝。」 「不用客氣,妳說的對,雖然妳看不見,但並不代表妳所有的知覺都消失 , 至少妳還保有禮貌,懂得道謝。」 「謝謝你的誇獎,門在那邊,我不送了。」 平躺在床上,我『閉』上眼睛,聽著他腳步聲漸行漸遠「妹妹,妳有沒有想過 以後的生活?」 大姊到醫院來看我,開頭寒暄了一堆關心的話語, 接下來的就是開始試探著我對未來的看法和做法。 「嗯?」 玩弄著床單的手指突然停下動作,抬起頭找不到大姊聲音的來源,茫茫然。 「妳這樣子,以後要怎麼辦呢?」大姊雜七雜八唸了一堆,才說明真正的意 圖。 「我可不負責養妳吶!」她悻悻然地丟下這句話。 終於,我找到她所站的地方,用著無神的雙眼望向她, 我感覺到空氣中微動的分子緊張起來。 「我有說過,要讓妳養嗎?」不急不徐地,我說。 「妹,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因為妳現在看不見了, 以後……以後要做什麼工作呢? 我們家就只有我們姊姊倆個,我還要養媽媽,然後妳現在又…… 我也有我自己的家庭要顧,妳姊夫也是,所以我們希望……」 「姊,妳回去吧!」我窩回床上, 「我不會怪妳的,以後的生活,我自有打算,不勞妳和姊夫費心了。」 「妹妹,對不起。」姊姊在臨走前給了我這一句話。 門鎖放鬆,喀嚓的一聲,關上了。 我的心底,響起了嘆息。 午候三點,那陣愉悅的腳步聲配合著口哨聲慢慢地接進。 「美麗的姑娘,今天可好?」 「你又忘記敲門了,而且醫院禁止吹口哨。」我指責他。 「又沒關係,我開心嘛!」 「我不開心呀!」我轉過頭,拉起棉被蓋住臉。 「有什麼好不開心的?」 我聽見他拉開窗簾的聲音,打開窗戶,室內吹起柔柔地微風。 「好舒服……」 「外頭的天氣很不錯,我想出去曬太陽,不開心的姑娘,願意接受我的邀 約嗎?」 我撐坐起身,把手交給他,「也許,好的。」 「你為什麼開心?」我坐在輪椅上,被他推著走。 「因為妳是我最後一個要查房的病人啊! 每次走到妳那一間,想到檢查完妳之後就可以輕鬆一下,整個人都開心起來。 」 「當醫生很累吧?」我問。 「我還不算是醫生,我只是一個實習的。」他爽朗地笑著,「當然累嚕! 」 「工作量很多嗎?」 「還好啦!」 他停在一個水池邊,我的臉被水池噴射出來的小水滴濺到,我聽見他玩弄水的 聲音。 「很多病人都不喜歡實習的醫生,因為笨手笨腳的。」 「我也不喜歡你,進門都不敲門,萬一我在換衣服怎麼辦?」 「不會啦!因為我有從鑰匙孔先確定了。」他哈哈大笑著。 「為什麼你總是那麼開心?」 「不知道耶!」他的手撫上我的臉,在我頰邊捏了一把,「好好玩哦!」 「你偷吃我的豆腐。」我打下他的手。 「為什麼每次見到妳,妳的眉頭總是深鎖著呢?」 他的手,輕輕地摸著我的眉毛。 「你還不是一樣,總是那麼快樂。」 「那如果,我把我的快樂分給妳,妳也會快樂嗎?」 「可能哦!」我嘴角微微上揚。 「妳幾歲啊?我今年剛好二十四。」 「我比你老很多囉!我已經二十六了。」 「妳先前是從事什麼樣的工作啊?」他繼續推著我前進。 「美工,跟廣告設計之類的。」我回答他。 「妳可以幫我畫一張畫像嗎? 我每次去捷運站看到那些幫人畫畫的,就好羨慕,我也好要想有一張。」 「我看不見。」我抿著嘴,提醒他, 「你應該要去找那些專業的人士幫你畫才對。」 「我知道。」他毫不在意,「可是我不想要讓那些人來替我畫啊!」 「為什麼?」 「就是因為妳看不見,所以我才肯讓妳畫。」 我震驚著,他是故意的嗎? 「那些專業的畫師,看到的只是外表,所以畫的是外表。」 他掏出零錢,在販賣機買了飲料,他遞了一罐給我。 「謝謝。」 「而妳,就是因為妳看見不我,卻一定能畫出,真正的我。」 我的心跳停止跳動幾秒鐘,我想我是紅著臉。 「呃……你……」 「怎麼了?妳不願意也沒有關係啦!」 「不是,你要付費,我才不做白工呢!」 我開心起來,原來開心的感覺那麼棒! 「哇!我剛不是請妳喝一罐飲料了嗎?」他哀鳴著,「妳搶人啊!」 「一罐飲料?你這種話講得出口?」我大吼大叫著: 「你好沒良心啊你……才一罐飲料就想要我幫你畫, 你不怕下雨天出門被雷公打死啊?不成不成!」 「別這樣嘛!我很窮的耶!要不然,我幫妳實現一個願望好不好?」 他可憐兮兮的語氣讓我想大笑。 「可以嗎?」 我忽然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當然囉!說到做到,我可是君子呀!」 「那麼,我的條件是,等我幫你畫完,你要帶我去山上。」 「好久不見。」 渡完蜜月的前男朋友帶著他新婚的妻子到醫院來探望我。 「嗯,好久不見,你們玩得可好?」我虛偽地漾著笑容。 「很好,我們還去歌劇院看了戲,那邊的風景很棒! 這是我們的照片,妳要不要看看?」 男友獻寶地想拿出,卻被他新婚的妻子出聲阻止,他的妻子,欹晏。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亞心,我……」男友意識到什麼,講話結巴 著。 「你先出去吧!我有些事想跟亞心談一談,別擔心。」 欹晏勸送走了男友,整個病房中只剩下我和她倆個人, 氣氛卻反常地沒有先前的那般緊張。 「我是欹晏,妳知道我嗎?」她試探性地問。 我點頭,「我知道,妳是他的妻子,剛新婚不久。」 「這個名份,如果沒有差錯的話,原本應該是妳的,妳不怨恨我嗎?」 我下了床,雖然看不見,可是我仍然安全地走到她的身邊,握著她的手。 「謝謝妳,我很高興是妳當了他的妻子。」 「啊?」她很吃驚吧! 「妳很在乎他,很在乎你們的婚姻,妳是真正地愛他。」 她沒有講話。 「我也不願意變成這個樣子,只能說我太不小心了,我不想拖著他陪我受 罪, 這是我自己犯的錯,理應我自己來承擔,不應該把他的幸福浪費在我身上, 所以我不怨恨他,更別說是幫我照顧他的妳。」 「妳剛開始一定很恨他吧?恨他沒有告訴妳我們的婚事就結了婚。」 欹晏拉著我坐在沙發上。 我點頭後再搖頭, 「剛開始很恨,恨他怎麼可以輕言拋下我們的愛情,找到新伴侶結婚。」 「然後呢?」 「現在,知道他和妳過得很幸福,我就很開心了。更何況我還省了一個大 紅包哩!」 「妳……」 「就算有一天,我能重新看見這個世界了,我還是會祝福妳們。」 「妳一定很愛他。」她堅定地說著。 「所以我更希望他幸福囉! 他是一個好運的男人,但願他懂得把握幸福,把握住妳,妳也是很好的女人。 」 「謝謝妳,我們可以當好朋友嗎?」 我搖頭,「我想,不需要,妳何必讓生活中多一份擔心呢? 我不想造成妳家庭的負擔,如果有那份榮幸,在年華老去之後,我會很願意的 。」 「那麼,保重,我真的很希望年老後,會有妳這位好朋友。」 「請記得要珍惜。」我叮嚀著,一定要珍惜呀! 「有訪客嗎?」在他們離開後不久,愉快的腳步聲接近。 「嗯,對啊!我的前男朋友帶著他的妻子來拜訪我。」 「啊?妳看起來很高興,打了勝仗嗎?」 我微笑著,「亂講,我們和平相處耶!」 「我還以為妳會氣得哭了咧! 妳不哭的話,這樣我就沒有機會可以安慰小姑娘了。」他逗著我鬧。 「對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嗎?我還以為妳不打算問了哩!」他還是笑著。 「我只是不小心給忘了嘛!」 「我姓詹,詹皆人。」 「你要什麼時候才有空可以讓我畫呢?皆人?」嗯,叫得滿順口的。 「嗯……我們先去一個地方好不好?我很想帶妳去呢!」 「哪邊啊?」我期待著,「我好想出去玩哦!待在醫院真痛苦。」 「到時候妳就知道嚕!星期天早上好嗎?不許妳賴床哦!」 「賴床是小狗。」我話鋒一轉,打聽起他的心情來了。 「你今天心情好不好哇?」 「當然很好囉!今天早上不是下雨嗎?我有看到彩虹呢!真高興。」 「真好……」我喃喃地低語,「我也好久沒有看見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沒有關係啦!」我無意地摸著頭髮,「我好想把頭髮剪短哦!」 「不要啦!長頭髮很美麗啊!」 「我懶得整理,剪到耳下怎麼樣?好不好看?會不會太像男生?」 「妳乾脆去理平頭算了,連吹頭髮的動作都省下來。」 他拿起一旁的木頭梳子, 溫柔地幫我整理。 「也是可以啊!可是現在有人幫我梳頭髮,我就不想剪了耶!」 「妳這頑皮鬼!」他佯裝生氣地小力扯動我的頭髮當作懲罰。 「來,小心妳的頭哦!」 皆人打開車門,小心翼翼地把我給塞進車內,替我繫好安全帶。 「我們等下要去哪裡啊?」車子緩緩啟動後,我才開口問他。 「去我小時候住的地方。」他今天還是滿臉的笑意。 「你小時候是住哪啊?」奇怪,為什麼他不是說: 『去我家』,而是說『去我小時候住的地方』呢? 「葉氏孤兒院。」 「啊?」我有些錯愕,「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 「沒什麼關係啦!不過是沒有父母和親人嘛!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車子開開又停,我感覺到車子停止行駛,他熄了火, 把我帶出車外,牽著我的手走進一個熱鬧的小樂園。 這個樂園充滿了童言童語,有好多的小朋友的聲音, 清脆細嫩的童音讓我整天悶在醫院的鬱卒給一掃而空。 「小朋友都很調皮哦!」他小聲在我耳邊囑咐:「妳可別太寵他們唷!」 「詹哥哥!人家好想你哦!」 「詹哥哥,她是誰啊?」 「她好漂亮哦!」 「妳叫什麼名字啊?我是小乖。」 小朋友的聲音此起彼落,看樣子皆人在這邊很受人歡迎呢! 「大家不要擠,慢慢來,來,整隊!」 皆人當起了孩子王,指揮著小朋友排好隊伍。 「中央伍為準,向中看齊,稍息!」 「你小時候是不是常當班長啊?不然怎麼喊得那麼有經驗。」 我取笑他,動了動還被他牽著的左手。 「對呀!我們老師都是選那個最不乖的當班長。」他笑嘻嘻地。 「詹哥哥,陪我們玩嘛!我們來玩捉迷藏,你當鬼。」 「要不要玩?很有趣的哦!」他把我交給一個小男孩, 「要好好帶著姊姊去躲哦!姊姊眼睛看不見,你是男生要好好照顧她唷!」 「好!」 他大聲回答,粗魯地拉著我的手東跑西跳,一時之間我也被弄糊塗了方向。 「我一定會找到妳的哦!亞心!」他的聲音穩重地從後頭傳來,我怔怔。 「姊姊妳躲在這哦!別跑出來唷!不然就要換妳當鬼了。」 小男孩認真地 說,把我推到一個小櫃子裡面,我還勉強可以擠得進去。 「嗯。」我哼了一聲,小男孩活潑的跑開了。 坐在櫃子裡,我想應該是一片的黑暗吧! 對我來說也無所謂了,我本來就感受不到光的反射,何來害怕之有呢? 可是,心底有個聲音,它說:騙人,妳明明就在害怕。 是的,我在恐懼,不要把我丟下。 時間,似乎過了很久很久,外頭都沒有聲音, 我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打開櫃子的門走出去。 「有沒有人啊?」我小聲地喊著。 「皆人?小朋友?你們在哪裡啊?」 我先是用腳碰了碰附近的地面,確定沒有障礙物後才敢小心地踏出步伐。 「哎呀!」 我並沒有踢到任何的東西,而是我不小心踩到一灘水, 整個人滑倒在地上,我有些狼狽地叫著,「好痛。」 「亞心!」他的聲音忽然出現在上頭,讓我好想好想哭。 包含著生氣和感動的淚水,悄然地滑落下頰邊,滴在他的手上。 「我捉到妳囉!」他一把橫抱起我, 「對不起啦!那麼久才找到妳,妳一定等得很不耐煩了吧!」 我把頭埋進他胸膛,不甘心地用他的衣服擦著我的不爭氣淚水。 「不要哭嘛!怎麼跟小孩子一樣那麼愛哭呢?」 被他抱著,我心裡又是嘆氣又是好笑,可是卻也無可奈何。 「還生氣啊?」他推了推我,「別這樣嘛!生氣會變醜的耶!」 「哼!我現在不想跟你講話。」只要跟他在一起,我就好像與小孩子沒什麼兩樣 。 「妳又不是小朋友,還不跟我好咧!」他又偷捏了我一把。 「你實在很討厭耶!我不想理你啦!」我咬著三明治,恨恨地說。 「別這樣嘛!我再帶妳到另一個地方去好了,很漂亮的哦! 保證妳一定會很喜歡那個地方。」 匆匆地,停在馬路邊的車子又開始在路上行駛。 「海邊?」聞著撲面而來的濕鹹味道,我驚呼。 「對呀!妳真真聰明。」他把我抱出車外,一路筆直地走去。 「哎呀!你別一直抱我,我可以自己走啦!」我抱怨著他。 「讓我抱著有什麼不好?很多人想抱都抱不到哩!」 他唸歸唸,不過還是沒 有停下腳步放我下來。 「你可以去抱你女朋友嘛!」我敲著他的頭。 「我哪來的女朋友好抱呀!所以現在只能抱著發育不完全又脾氣臭的小姑娘囉! 」 「喂!太過份了你,傷了人家的心,好說歹說我也比你大兩歲耶!」 「對吼,老師教我們要敬老尊賢的嘛!」 「你這死小子!」 「妳罵什麼啊?我聽不太清楚耶!小心我把妳給丟進海裡餵魚哦!」 他放我下來,把我放置在海浪進潮後退去的那條濱臨線,我高興地玩起了浪花, 呵呵地笑著。 海邊總是有一堆的人群,大人和小孩嘻笑的聲音徘徊在夏天的星期日裡。 他為了怕我受傷,把我抱到離海水較遠的沙灘上,拿出了手帕給我擦臉。 「對我來說,妳的年齡一點都不比我大,覺得還比我小很多。」 「為什麼啊?」 「打從第一次看到妳的時候,我就一直覺得妳像個小女孩一樣。」 「真的嗎?聽到你這麼說我好高興哦! 真應該去感謝我用的化妝品公司讓我保持的這麼好。」 「妳知道我說的並不是說外表,妳別再隱藏妳自己的心了啦!」 我斬釘截鐵地,「我才沒有。」 「亂講,妳一直都很孤獨的,不是嗎?」 「我哪有?我過得很快樂啊!孤獨的是你吧!」 「妳那隻眼睛看到我孤獨啦?」他叫著,才小聲地說:「對不起……」 「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我揮揮手不以為意,「我看不見,可是我感受的到 。」 「雖然你一直很快樂、很開心,可是你也是孤獨的吧?」我摸索著他的臉。 「我曾經有過一個女朋友,可是分手了。」 「你為了這個孤獨?」我不信。 「當然不是,妳知道嗎?我是不能夠給別人希望。」 「為什麼呀?至少你給了我希望啊!」我納悶地問。 「那個不算是希望,我只是在幫助妳站起來,找到妳所想要的。」 「幫助我找到希望嗎?你是這個意思嗎?」 「對,就是類似這樣。」他沉默了好久,才又繼續說: 「妳知道有一個網站叫做『情愛出租舖』嗎?」 我搖頭,「那是什麼型態的網站?」 「那個網站啊……是專門幫助別人的網站。」 皆人用手幫我攏齊紊亂的髮絲,語調拖得長長,好像在回憶什麼。 「我只要有空閒,都在那個網站公司兼差。」 「嗯哼!」 「如果有一天,妳能夠重新看見這世界,我真的希望妳能夠去那裡面看看。」 「這個網站對你而言,有什麼特別之處嗎?」能夠讓他這麼推薦,一定是很棒的 網站。 海風吹來,微微地揚起我的髮絲,我嘟著嘴把頭髮藏進背後的衣領內。 「那是我另外一個家。」皆人拉著我躺平在沙灘上, 「對我來說,那個網站是很重要的。」 「那麼我對你來說,也很重要的嗎?」 「當然,妳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唯一一個跟我同樣很孤獨的朋友。」 「你的朋友跟你處得不好嗎?不然你怎麼會孤獨呢?」 「不,我和我的朋友都相處得很好。」他哈哈笑著。 我第一次感覺到,雖然他在笑,可是卻有點憂鬱,是因為到海邊的關係嗎? 我不喜歡他這樣的笑聲。 「你好憂鬱。」鼓起勇氣,我告訴他,「我很不喜歡這種笑聲。」 「被妳發現啦?」 「為什麼憂鬱呢?和朋友相處得很好,有什麼不好嗎?」總比我沒有朋友好吧! 「他們都不孤獨,所以他們並不瞭解我的孤獨。」 「你有朋友,可是我卻沒有朋友啊! 從出事到現在,沒有任何一個朋友來見過我,我覺得好難過。」我悶悶不樂著。 「我雖然看不見,可是我聽得到。」我不等他再開口,自顧自地說起來。 「聽到?妳聽到什麼?」 「不論白天或是夜晚,我一直聽到,我心底寂寞深深地嘆息。」 「那麼。」他拉過我的手,「妳是否也聽得到我的寂寞深深嘆息呢?」 第一次和皆人吵架,是在幫他畫畫像的時候。拿起畫筆,我卻找不到一丁點的感 覺。 「不行!」我扔下畫具,像個小孩耍賴一樣,「我不要畫了。」 「為什麼 ?」皆人走過來,抱著我開始安慰。 「不要抱我,人家不要畫了。」我推開他,開 始嗚咽地哭了。 「我不能畫,我看不見,我看不見。」 重執畫筆的我,對眼前 一片的黑暗感到無措,感到驚慌,這不是我所熟悉的工作環境啊! 「妳一定可以的 ,妳要相信妳自己。」 「我不行。」我抱著頭大鬧, 「你去找別人吧!我看不到你,就無法把你給 畫出來呀!」 「我沒有要你看見,我只要妳畫出內心的我,這樣也不行嗎?」 我狂搖著頭,「不行不行!」 「亞心,妳要相信妳自己,妳絕對可以畫出真正的我, 難道妳不想瞭解另一個寂寞的自己嗎?」 「不!」我大喊: 「走開,你們都走開,我不稀罕瞭解你,你不要逼我,我看不見,我也不想看 見。」 「好,是妳叫我走開的。」他不甘勢弱地大叫,「隨便妳,走就走。」 「為什麼妳就是無法走出妳自己呢? 妳並沒有真正地看不見,妳還有感覺可以去感受的,不是嗎?」 「……」 「算了,是我太雞婆了。」他黯然地離開了。 我輕聲啜泣著,淚水卻也因為他,再度滑落。 為什麼沒有人瞭解我?我真的好害怕黑暗,我畫不出來,我不能畫。 一張面紙輕輕地在我臉上擦拭著淚水,動作溫柔極至。 「皆人。」我撲進他懷中,哭得更大聲。 「妳這壞女孩,我本來都下定決心不要理妳了,哭得那麼大聲做什麼?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說我欺負妳咧!」 「我……我真的好害怕。」 「害怕什麼?」他又抽了一張面紙給我。 「害怕你不理我,我也好怕黑,我不能去感覺。」 「為什麼不能感覺?」 「因為開刀的時候,麻醉藥用太多,把我感覺給封鎖住了。」 我破涕為笑,終於不再那麼難過。 「那麼,我要怎麼幫妳才好呢?」他沉思著。 有一個東西,軟軟地碰觸著我的額頭,「有感覺了嗎?這是什麼?」 「嗯?啊?」 「軟軟的……啊!你怎麼偷親我。」我忽然意識到,不由自主地臉開始發 燙。 「聰明的小姑娘,來吧!」他拉我下床, 「今天咱們不要畫畫了,我們去外頭散散步怎麼樣?」 「散步?真的啊?好哇!」 開心再度回到我的臉上,一切的不愉快也會因為他而消失無蹤,如果能, 我想要瞭解他。 瞭解這麼一個寂寞卻善良的大男孩。 時間已經要接近秋天了,畫像在一個雷陣雨後的下午完成。 畫完最後一筆,我在角落簽上自己的名字,「好了。」 「真的嗎?快讓我看看,是不是把我給畫醜了?」 皆人從那一頭走過來,腳步越來越接近我,我就越發緊張。 「我哪有啊!我一定把你給畫得很帥。」 他接過我手中的畫紙,好久好久都不講話。 「可以嗎?」我心裡慌張地問。 「很棒,我很喜歡這張畫,它跟別的畫不一樣。很感謝妳,亞心。」 「不要那麼見外,那麼,你什麼時候要帶我去山上呢?」我厚著臉皮討起 賞。 「妳想要什麼時候去啊?」 「晚上,我想去找流星。」然後許願。 我看不到流星,所以只好讓他幫我看,幫我找。 「好,那麼我們晚上就去找流星。」他承諾著。 「你有看到嗎?看到要告訴我哦!」窩在他的懷中,我不止一次的問。 「沒有。」他也不止一次回答我。 「還要等多久啊?」 「不知道耶!還要很久很久吧!」 「哦!」我失望地應聲。 「啊!那個那個好像是……」 「看到了嗎?是流星嗎?我要許願呀!」我大力捉著他的手。 「那個不是啦! 那個是一隻小鳥飛過去的影子,妳別一直那麼大力的捉著我的手嘛!很痛耶!」 「晚上哪會有什麼小鳥啊!你又欺騙我純真的感情,讓我的心靈嚴重受創。」 「妳少來,妳還有什麼感情啊!」 「哎呀……」我大聲嘆氣,「我要流星啊!人家的流星呀!」 「拜託,受不了妳,我唱歌給妳聽算了。」 「什麼歌?我才不要聽醜小鴨哦!」 「笨蛋,唱流星給妳聽啦!免得妳又開始哀哀叫。」 「要唱好聽一點哦!我可不想要聽到殺豬聲。」 「殺妳這隻豬啦!閉嘴。」 一顆流星劃過天邊 黑暗的天空閃過一絲光亮 燦爛卻也消失迅速 妳我相識 相愛的時間雖短 深情卻已刻骨銘心 愛妳 是不容懷疑的真理 相處 是我們一直學習的課題 對妳給的體貼 是我一直珍藏的寶貝 如果未來有一天 我將消失不見 請妳不要哭泣 不要沮喪心傷 記得流星的真諦 雖然墜落卻美麗 將那一瞬的燦爛保存內心 而我的的愛 無法抹滅 無論我在世界上哪一個角落 我會永遠永遠愛你 堅定不移 「哇塞!好好聽,下次教我唱。」我撒嬌著。 「好哇!這首歌本來就應該是要男女對唱,下次再教妳唱女生的部份。」 「你會,一直一直陪著我嗎?」我輕聲地問他。 我感覺到他在搖頭,可是他的回答卻不一樣。 「我會呀!當然會一直一直陪著妳,一直到妳好起來為止。」 「那好,我決定了,我要愛你。」我大聲叫著,「我要愛你。」 「亞心……」 「這樣你不會再寂寞,也不會再孤獨,因為有我,有我愛你。」我羞澀地說。 「好,那麼我就讓妳愛。」他摸著我的頭。 「噯,如果有一天,我不見了,你找不到我了,你會怎麼辦?」 「那我就把妳放在我的心底,不會把妳忘記。」他回答, 「如果,換作是我呢?妳會怎麼辦?」 「嗯,那麼我一定也不會忘記你的,我會愛著你,不管那時候是誰在我的身邊, 我會好好收藏著這份回憶,它很美,不是嗎?」 「嗯,謝謝妳,亞心。」 「再唱一次好不好?我好想再聽一次……真好聽耶!」 「好,乖乖哦!」 一顆流星劃過天邊 黑暗的天空閃過一絲光亮 燦爛卻也消失迅速 妳我相識 相愛的時間雖短 深情卻已刻骨銘心 我沉醉他的嗓音中,貼進他的懷中聆聽。 「醒醒,亞心下車啦,我們到醫院囉!」 「嗯?」我處在神智不清的狀態下醒過來,「流星呢?流星咧?」 「妳還在流星啊!妳都看到睡著了。」皆人把外套披在我肩上。 「哈啾!」我扣好扣子,往前走去。 「妳看吧!都感冒了。」他鎖上車門,從我後頭走來。 我才不理他咧!那麼愛唸我。 「唔,人家又不是故意要感冒的,只是山上太……」 「亞心!」 我聽到他的尖叫聲,然後我跌倒在地面上。 「皆人?你在哪裡?」 這是我失去意識前,我說的一句話,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我再度陷入那一片黑茫茫的國度,找不到方向。 「亞心,已經可以下班囉!」組長敲敲我的門,我從電腦中昂首看她。 「好,等我忙完這邊的case,我就下班。」 我,雷亞心,在情愛出租舖這個網站公司上班,代號是晚空墜星。 於三年前進入這間公司服務,目前服務的單位是『情愛會客室』, 屬於寒冬晨曦這一小組管理。 「很棘手嗎?」 「不會啦!只是一個小女孩找不到可以發洩心事的地方,我在當她的垃圾桶罷了 。」 「那麼,我陪妳聊一聊吧!反正微風也還沒回來接我。」 組長坐了下來,在一旁等待著我。 「吳姊,微風大哥去出差,妳很無聊哦!」 「妳這小鬼,拿我開玩笑啊!少那個人,我也無所謂啦!」 「真的嗎?那等微風大哥回來,我就告訴他說,妳沒有他也無所謂哦!」 「好大的膽子,小心我把妳給炒魷魚,讓妳回家吃自己。」吳姐氣呼呼地瞪著我 。 「不要那麼生氣嘛!很容易老耶!老了就會有皺眉哦!」 「妳還講,等會微風一回來我叫他把妳給吊起來,打你五十大板再講。」 「不要這樣嘛!我只是開玩笑的,宰相肚裡要能夠撐船哦!」 「妳呀!跟皆人都一樣,都那麼調皮愛逗我。」 吳姐忽然的一句話,讓我只能以苦笑當作回答。 「可惜皆人沒有這個福氣,可以讓妳幸福,他走得太快了。」 「這些事,都已經過去了,吳姐,妳就別再想了。」反倒換成我在安慰她哩! 「我也知道,可是就是會有遺憾吧!」吳姐玩弄著鑰匙圈。 「不過,皆人他走了,而我回來了,這有什麼不好呢?我代替他看著這世界 呀 ! 看著這人世的無常起伏,看人生百態,替他看他從沒有看過的事情。」 「嗯,也多虧妳走得出來,皆人若是知道一定會很開心的。」 「是啊!」我微笑著,想起皆人一直很開心的那種感覺, 「他就像個大男孩 一樣,永遠都那麼的樂觀和善良。」 「幸好他在走之前有遇到妳,我想他一直在等待,等著一個真正能瞭解他寂寞的 人。」 吳姐感慨地說。 「我也很高興,在我最失意的時候,我遇到他,若不是他,我只會一直自暴自棄 下去吧!」 「以後,妳一定還是會很快樂的。」 我沒有回答吳姐,因為她已經離開我的辦公室。 皆人從小就患有血友病,而那一夜晚,我們正要過馬路之時,他大力推開我, 讓一輛喝醉酒失控的小客車撞上,全身大量出血,雖然醫院就在前頭, 血庫的存血量不足,所以還是回天乏術,來不及將他救回。 在我昏迷的這段期間,我被換上了新的眼角膜,一直到我醒後,我才知道, 皆人在很久之前就曾經簽署過器官捐贈卡,特別註明,若是有萬一,要將眼角膜移植給 我。 電腦螢幕上傳來信箱收信的提醒聲音,我移動滑鼠打開新信件。 愛你 是不容懷疑的真理 包容 是我們一直學習的課題 對你給的疼惜 是我一直珍藏的寶貝 如果將來有一天 我將消失不見 請你不要慌張 不要沮喪 記得流星的真諦 雖然墜落卻美麗 將那一瞬的燦爛保存內心 而我們的的愛 無法抹滅 無論我在世界上哪一個角落 我會永遠永遠愛你 堅定不移 親愛的亞心: 這是我答應妳要教妳唱的歌,這個詞是女生的部份,很可惜無法真的聽到妳唱了 , 我在這邊的世界,過得很好,請妳不用擔心。 Love never fails. 我會一直很開心的,希望妳也要很開心。 皆人 我也會過得很幸福很幸福的,希望你也要很幸福。  ~ The End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