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無盡的荒蕪島嶼上,迷霧的森林,貓頭鷹低咕著,沉默。---
  • 353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三 年 後 . . .

「老公!」我轉頭過去,看到一位女孩子跑向她的男友身旁。 好熟悉的一句話啊!我己經好久沒有那樣子開口了。 認識他是在大一時,因為好友關係,在網路上碰到了他,覺得彼此談得來,因為和他在網路上聊天,從此就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也知道很多他的事情。 不知不覺中我掉入了所謂的”網戀”裡了,但是我刻意去隱藏我那一份喜歡他的心。 一次聊天中,我按奈不住那份心,於是想試探他, 「楓,你‧‧‧你覺得我怎樣?」 「怎樣?不知道耶,不過還覺得妳不錯啦!」 「真的嗎?」 「是啊。」 我頓時覺得好高興,但是我有男友,大學聯考那年暑假,遇到他,初次談戀愛有點過急,在一次的談話中便答應了成為他的女友,後來他卻重考了。 每天只能和他通電話的,漸漸的對他那份心也落下來了。 「妳怎麼了?今天會問這個問題!」 「沒有啦!」我急忙回了一句,怕他看穿我的心思。 「不要刻意隱藏妳的慌,不要對我搖頭說謊‧‧‧」但敏感的他馬上說了一句。 我看了之後,便知道他己經看出了我想要做什麼了。 隔了很久,才出現了他的字:「一切隨緣吧!」 我心情有點down了下來‧‧‧ 「不過我很願意成為妳的候補哦!」 看到這句,我的心飛了起來,好高興哦! 接著,一連好幾天我們就這麼彼此將自己的一切跟對方說,雖然沒有見過他。 但我真的好喜歡他哦!暑假到了,我也和我男友分手了。 但是,卻因大專集訓,楓去成功嶺受訓,那28天沒有他的日子很難過,我都懶得上網了。 一天,我接到一通電話,是楓打過來的,他剛從成功嶺下來,在板橋車站打電話給我,並且約好晚上在網路上見。 晚上,我上網後看到了他早在上面等我了,我告訴了他我和我男友分手的消息。 他也沒有表示什麼意見,說真的,不知道他現在是否有喜悅的表情,這也許是BBS所無法做到的事吧。 整個暑假很快就過了,和楓也出來玩過幾次,不過,真的可以看出,楓不常出去。 開學後三個月,一天早上,我很訝異的看到楓,他就在我學校的門口,我走上前去「你怎麼會在這裡呢?」我刻意壓意喜悅的心情說。 「今天我沒有課啊!所以來這裡看看妳,怎麼!不歡迎我嗎?」 「不,怎麼會呢!」我向他報以喜悅的微笑。 那天‧他陪我上了一天的課,或許是他沒有興趣吧!上課頻頻打哈欠的,不過想睡的他蠻可愛的,很難得那天三餐兩人都吃在一起。 放學時他用摩托車載我回家,原來他瞞著我偷偷的打了三個月的工,互道聲再見之後他就回他學校去了,在哪裡呢? 在中壢,遠到台北來陪了我一天,我心中隔外感動。 後來,他就不定期的會到我學校來陪我,真是辛苦他了。 但也因此我們之間的感情愈來愈好了。 一天,他請我出來玩,那天是我的生日,但我沒有跟他說過我的生日,雖然如此,但我心中還是猜他是要替我慶生,因此很快的就答應他出來玩了。 我們先看了早場電影,之後在麥當勞聊了很久,再到台北車站附近逛逛唱片行百貨公司‧‧‧ 一個很純綷的出來玩而己,我有點失望說,到了7:00,我說,我要回去了。 他拜託我再留一會,帶我到新光三越,叫我等他,5分鐘後看他笑咪咪,原來,他要帶我到新光的頂樓啊! 我們站在窗前,「第一次來這裡吧。」 「嗯,沒錯,第一次來這裡!」我回以微笑的說。 「妳覺得怎樣呢?台北的夜景。」 「差強人意啦!」 「是嘛‧‧‧」他有點失望的說。 「騙你的啦!」我很高興說。 「因為這是我頭一次鳥瞰台北的全貌!沒想到台北也有這麼美的時候。」 「是嘛,妳高興就好。」他笑笑的說。 他掏掏褲中的口袋:「閉上眼,送妳一個生日禮物」 「咦!生日禮物!」我很驚訝的說。 真的沒有想到,他還是知道我的生日。 「看妳一臉驚訝的表情,我知道我成功了。」 「咦?什麼成功了?」 「就是早上的行程啊!故意讓妳以為今天只是出來遊玩而己啊,為的就是看看妳這張驚訝的臉!」 「啊!你好討厭哦!」我嘟著嘴說。 「好啦,別生氣,來,閉上眼睛吧。」 我照他的話做閉上了眼睛,不知道他要給我什麼,滿心期待的,隔有點久我感到他雙手握住我雙肩,似乎他的臉靠近我的臉,我馬上想到,他想吻我? 但是這感覺馬上又消失不見了‧他雙手也離開了我的肩膀。 「妳可以張開眼睛了。」 我張開了眼睛,只見他站在我面前。 「對不起!」他彎下腰說。 「咦?為什麼跟我說對不起呢?」 「我沒有替妳準備生日禮物。」 「那你耍我啊!」我兩手插起腰有點生氣的說。 「沒有,絕對沒有!只是‧‧‧我說出來妳不要生氣哦。」 「說吧!」 「其實,我剛才是想吻妳的。」 我嚇了一跳,雙手摀住我的嘴。 「沒有吻下去啦!妳不要這麼驚訝,只是在我要吻下去的一刻,有個想法讓我沒有這麼做而己。」 「什麼想法?」我好奇的問。 他捉捉頭說:「妳不要笑我哦!」 「不要那麼婆婆媽媽的嘛!到底要不要說啊?」 「我的初吻是要給我的老婆的。」 聽了之後我不禁笑了起來。 「不要笑啦,我是說真的。」 「是、是」我忍住不去笑他。 「我知道這個我失敗了,但是‧‧但是‧‧」 他吞一吞口水,看他這樣我也緊張了起來。 「請妳當我的女朋友好嗎?」 我被這句話嚇到了,他上前一步,握住了我的雙手:「我喜歡妳。」 不知道為什麼,我眼眶溼了:「你不可以反悔哦!」 或許我心中真的很喜歡他吧。 他摸摸我的頭,把我擁入他的懷中:「小傻瓜,有何好哭的。」 下了新光之後,我們己經手牽手了。 成為他的女友之後,他更是一週固定來學校來陪我,有時我也會去他學校看他。 我們兩就這樣彼此來回台北和中壢之間。 感覺上,他真的很在乎我,很努力地在經營我們之間的感情。 到了大四,面臨了人生的選擇,升學或是就業,他想升研究所,我想和他一起,因此我努力讀書,希望能考上他學校的研究所而有一陣子沒有聯絡。 一天,他們系上辦送舊會,我也過去,看到他們系上辦的送舊會有聲有色的,真的很不錯也看到他在台上演戲,好滑稽哦,想不到他也有演戲的才華。 到了趣味問答的時間。 主持人:「節目要近尾聲啦!現在我們就請最後兩組上來好了。來,紅白組各推代表出來吧!」 他拉著我的手:「走,我們去玩玩看吧。」 不等我的回答就把我拉出去了。 「紅組是我們兩人。」他說。 主持人:「哦!不錯,不錯,白組呢?哦,也好了,OK!請兩組人馬上來吧,來,紅組選個題目吧!」 「妳要選什麼題目呢?」 「嗯,音樂的好了。」 主持人:「OK,就音樂題啦!雙方準備好。請問‧‧ 我有一隻小毛驢這首歌中,有幾個”我”字?」 咦!這可難倒我了,只見他心平氣和說:「四個!」 「五個!」白組的人同時說。 主持人:「答對了,答案是五個。」 啊~我們輸了,照慣例要處罰了,可是,好死不死居然他抽中”親親”。 我很不願意,因為要在眾目睽睽下kiss,雖然中間有隔一個玻璃‧但我仍極力反對。 最後,我卻沒辦法拒絕,因為禮堂內呼聲太高了,我只好照辦了。 我們彼此閉上眼,正要親時,他雙手握住我的手,主持人也把玻璃拿走了,我們兩人在大家面前kiss,我呆了,忘了掙扎。 當他離開我雙唇時說:「還記得那次在新光三越樓頂我說的話嗎?」 此時整個禮堂內充滿了歡呼聲,但我卻因他這句話而聽不到這些歡呼聲,反而是淚水替代了我的眼睛。 他拿起麥克風:「各位同學,記得以前我曾經說過這句話,我的初吻是要給我的老婆的,今天我把我的初吻獻出去。」 接著他放低聲調對著我說:「妳願意把妳的餘生與我共渡嗎?」 天啊!那是求婚耶!在他的同學,學弟妹們面前。 那時的我己經不知所措了,一連串的驚喜讓我不知道我應該如何回答他的問題,我只記得我向前跑上去抱住了他。 從洗手間出來的我,己經將眼淚擦乾。 「妳沒事了吧!」他一臉關心的問。 「嗯。」 我深吸一口氣:「今天的事又是你預謀的對不對。」 他抬頭望著天花板,然後握起我的左手‧在我的無名指上親了一下。 「相信我,如果順利的話,三年、三年後妳生日的那一天,我會在妳這隻手指上為妳套上戒指的。」 我的視線又矇矓了,他看見了,拿出了面紙,親手為我拭去眼淚。 「愛哭鬼,妳怎麼那麼愛哭啊!」 我上前擁住他抽抽噎噎地說:「我就是那麼愛哭嘛!」 他摸摸我的頭髮:「好了,不要再哭了,老婆!」 我們就這樣子互擁到他們送舊會結束,大家出來時才分開。 「你今天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嗎?」在回家的路上我問他。 「不要懷疑,三年了妳還不了解我嗎?我不晃點妳的。」 「但是,今天實在是太過美好了,像夢一樣,這不是夢吧!」 「放心吧,不管是現實,是夢也好,我都在妳身邊不是嗎?」 「嗯!」我微笑著點頭。 之後我們之間的稱呼就是”老公”、”老婆”讓我感到無比的甜蜜。 中央研究所考試放榜的那一天,我們都上榜了,他說馬上到台北來一塊慶祝。 這次,換我來給他驚喜了,每次都是他給我來個Surprise.這是換我了。 我左想右想的,終於想出了一個plan。 此時電話響了,傳來了一個惡耗,楓出車禍了。 我馬上趕至醫院,看到他父母正在急診室前徘徊,我上前問楓現在怎樣子了? 他母親回答說在急診中,我腳軟了,整個人跌坐在地上,他父親把我扶坐上椅子。 我能做什麼呢?那時我心中慌的很,我只有祈禱不停地。 醫生出來了,宣布楓己經死亡了,我們都不敢相信,而我只知道眼前一片黑而己。 等我睜開眼睛時,看見父母在身旁,這時我才知道我昏迷了三天了。 母親說我前陣子準備研究所太勞累了,再加上這打擊,所以一時精神上受不了而昏迷了這麼多天。 起來之後的我,一直不敢接受這事實,因此我便在醫院裡靜養。 心中一直希望他能來看我,一直到他父母來慰問我之後,我才又重拾了這殘酷的現實。 「楓的喪事現在怎樣了?」 「己經入殮了,後天就要入土了。」 「入土?不,楓他不會喜歡的。」 「不喜歡?」 「我聽他說過,客家人習俗是土葬,但他不喜歡,他說他希望能火化,然後把他的骨灰灑在大海裡。」 我淚如雨下的說,他父母互看了一眼,沈寂了一會。 他母親回答:「我們知道了,我們尊重他的意思,就火化好了,妳也來好嗎?」 「嗯!」 那天,我選擇了我們唯一一次到過的海邊,親手將他灑向大海。 一個月後,他母親來找我,給了我兩樣東西,一個是他的個人電腦,和一枚戒指。 「其實,妳和我兒子之間的事我們夫妻倆早就知道了,從妳成為他女友開始,前陣子他在大家面前向妳求婚的事他都有跟我們說。」 伯母流淚的說:「原本我們以為都會很順利的。」 此時,我才知道,楓重視我的程度,不只在他同學朋友面前,連他父母都知道我的存在。 「不要哭了,伯母。」 我遞給她面紙,讓她拭去眼淚。 「這枚戒指我不能收,它太貴重了。」 「妳就收下吧,這是他自己一個人瞞著妳工作4個月買的,妳不能不收。」 聽了這句話,我用雙手把它捧在心中。「我知道了,我會好好的珍惜的。」 過幾天後,我在中央收到了他的個人電腦。 看著他的電腦,心中一直不想去碰怕再度碰觸到我的淚水。 對,沒錯,自從把他灑進大海之後我就不再哭泣過了。 因此我便把電腦擱置下來了。 但是,我還是按奈不住,一天失眠的晚上,我把它裝了起來,他的電腦我最熟習不過了,因為我以前也用過好幾次了。 但是,這次我所看到的,讓我又流淚了。 是桌布,一張我和他在海邊照的照片,再次讓我看到了他的笑容。 再次讓我感到他時時刻刻在我身邊看著我,愛哭的我又掉淚了,淚滴到了鍵盤,不知道為什麼我馬上把鍵盤倒過來,試著把淚水從鍵盤裡甩出來,深怕把鍵盤弄壞了。 不小心,摔了一跤,把鍵盤摔在地上,我從口袋拿起那枚戒指,抱著鍵盤,嗚咽地哭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你就是這樣子,連你死了也要給我驚喜,卻一次機會不給我,不讓我給讓你驚喜一次呢?」 直到同學把我叫醒,我才知道昨天的我哭到睡著了。 之後,我常不定期地到那只屬於我倆的海邊去,用心和他談話。 今天,我又去看他了。 「你應該記得吧,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摸摸手上他給我的戒指捧在胸前,淚又下來了。 「你說過三年後的今天要娶我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